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理论探讨 >> 阅读文章

明乔应甲《半九亭集》赏读心得之一

2010-09-24 18:55:02 来源:中国楹联学会网 浏览:2004

   佳联创作靠的是艺术思维

  

   ——对联创作中思维规律再探

  

  山西临猗 张延华

  

   数月来,笔者一直沉浸在赏读明•乔应甲《半九亭集》对联的亢奋之中。正如陈树德教授感慨之言:“只觉满纸珠玑,满篇锦绣,满天星斗,满眼韶华,满腔热血,满袖春风……”一个问题久久在脑际萦绕:为什么乔阁老对联能写得那么多,那么美,那么夺人心魄魅力无穷?“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忽然灵感顿悟:原来,乔阁老的佳联创作,靠的不是我们的普通思维,而是一种古今文学艺术家共有的创造美的艺术思维!

  

  文学大师高尔基曾说过:“想象在本质上是对于世界的思维,但它主要是用形象来思维,是‘艺术的’思维。”这就告诉我们,所谓艺术思维,就是一种想象思维,一种形象思维,一种创造美的思维。一切文学艺术的创造,都离不开这种艺术思维。对联既然是一种文学艺术,是一种“诗中之诗”,佳联的创作,当然也绝对离不开这种艺术思维。

  

  陈树德教授中肯地指出:纵观阁老的《半九亭集》,至少有“三个第一”:个人对联专著第一,个人对联数量第一,个人对联应用第一。我想还应补充一条:乔阁老是第一个把对联作为文学艺术进行全方位创作的人,他第一次把对联文学艺术创作推向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峰!他的《半九亭集》对联创作,正是艺术思维的集中体现。

  

  列夫•托尔斯泰有句名言:“美是艺术的本质。”美学大师朱光潜也说:“艺术是美的集中表现。”限于篇幅,我们只能从满纸珠玑、琳琅满目的《半九亭集》中信手拈来一些对联,揭示一下佳联创作中这种艺术思维美的风采,美的韵味,美的真谛,美的魅力!

  

  艺术思维的形象美——通过形象的刻画,绘景生情,描神摹态,勾勒出鲜明活泼的生活画面,刻画出栩栩如生的具体形象,使读者如身临其境,感同身受,从而领略魅力无穷的艺术美感。

  山静莺啼树;

  风清柳拂檐。

  寥寥十个字,勾勒出一副鲜活的景象:黄莺在树上婉转鸣啼,更显出山间的幽静;柳条时不时擦拂着屋檐,更显出风清气爽。有声、有色、有动、有静,多么美的景色啊,多么和谐恬雅的一副风景图啊!诗情画意,跃然纸上。

  

  艺术思维的凝炼美——用最精炼最准确的语言文字,表达最丰富最深刻的情意旨趣。言简而意陔,言近而旨远,给读者以余音绕梁三日不绝,言有尽而意无穷之感。

  

  清晨端坐坐无营,取架上左传文、马迁史、相如赋、南华经、少陵诗、右军帖、屈子离骚,开卷广胸中识见;

  亭午高眠眠且觉,想世间沧海日、赤城霞、巫峡云、洞庭月、峨嵋雪、广陵涛、庐山瀑布,何地非物外逍遥。

  

  上联纵览了数千年中华民族优秀卓绝的文学艺术,下联横观了中华广袤大地上的壮丽山河,同时又展现出作者博大的胸怀,高深的学识与随缘放旷的心境。内容包括是那么广泛,而文字应用又是那么洗炼简洁。我们不能不惊叹于阁老那高屋建筑的概括力与凝炼准确的文字表达力。

  艺术思维的雄奇美——立意高远,气势磅礴,胸如大海,纳宇宙于方寸之内;气贯长虹,起雷霆于指顾之间。“精骛八极,心游万仞。”“观古今于须臾,抚四海于一瞬。”

  

  闲翻迁史咏杜诗,芸窗内,收古今绝艺;

  坐对峨嵋环涑水,斗室中,绘宇宙奇观。

  

  字里行间流露出作者高远的志向与广阔的胸怀,透射着作者豪迈的气慨与恢宏的理想,给人以感奋与鼓舞。

  

  艺术思维的激情美——一种强烈的外界感受刺激,激荡着作者的心情,使作者心潮澎湃,热血沸腾,慷慨激昂,激情洋溢,情真意切,一吐为快。

  

  念边庭,饷缺兵骄,蹈海鲁连肠欲断;

  嗟言路,党奸害正,忧天杞国涕何从。

  

  看到外族侵边,饷缺兵骄,奸党乱政,朝廷腐败,国力衰微,民不聊生的景况,作者忧天杞国、悲愤交加,肝肠寸断,痛不欲生,真是字字血,声声泪,读来谁不为之感慨,谁不为之动容!

  艺术思维的意境美——或借景生情,或情随境生,或移情入境,或体物见情,作者的主观意念和客观物境达到和谐的交织,完美的统一,情景交融,物我合一,进入超越故我的最高艺术境界。

  何处敲砧,惊破五更残梦;

  谁家吹笛,平添万里乡心。

  

  读着这样的优美文字,我们立即会沉浸在一种联想想象之中,五更时分,一阵锤砧敲击之声,把离乡背景的游子从残梦中惊醒,听着悠扬而沉郁的笛声,自然勾起深深的思乡念亲之情,我们整个心灵都会被融化,被陶醉。

  艺术思维的淡雅美——诗仙李白有诗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这说明真正上乘的文学艺术品,并不在语言的工巧,辞藻的华丽,而是自然朴素,轻描淡写,不加修饰,浑然天成。

  带月肩犁,南村北村雨足;

  催人布谷,十亩五亩秧齐。

  

  完全是乡村农忙时节的自然叙述,不雕琢,不夸饰,却描绘出一幅农家乐图景,一位体恤民情、为民办实事的好官吏勤政爱民的形象也跃然纸上。

  艺术思维的情趣美——把本来庄重严肃的内容,用诙谐风趣的笔调表述出来,亦庄亦谐,寓庄于谐,庄与谐完美统一,显得情趣盎然,意味隽永。

  花间走马柳边船,傍观胜似个中趣;

  月下敲棋竹里弈,对着不如局外真。

  

  作者在朝廷昏庸、阁部相争、朋党倾轧,几遭诬陷的情况下,借丁忧之名,过着隐居式的生活,把一腔忧国忧民之苦闷心情压抑在游玩下棋之中。看似无忧无虑,嘻笑自若,却掩不住壮志难酬的悲愤心情,正表达出一种似醉非醉排遣悲与恨的豁达气度。

  艺术思维的哲理美——不是干巴巴的说教论理,而是在喻中见理,趣中透理,使人在赏读品味之中得到理的启迪,受到理的震撼。这种理,往往隐藏在生动活泼的形象中,构成一种幽默风趣的智慧理趣。

  水惟平则远到;

  车偏重则难行。

  

  这本来是一个人人都懂的自然常理,却道出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无论当官还是平民,都会从中得到启迪,特别是在我们构建和谐社会弘扬法制的今天,更有其现实意义。

  艺术思维的含蓄美——言约而意丰,言近而旨远,言浅而意深。意隐而辞显,情隐而景显,理隐而事显。含而不露,引而不发,耐人寻味。把深厚的思想感情蕴含在生动的形象与意境之中,象外有景,弦外有音,话中有话。给读者留出思索和想象的余地。正如唐司空图在《二十四诗品•含蓄》中所说:“不著一字,尽得风流。”

  红烛烧残,念念灰冷;

  黄梁梦破,事事浮云。

  

  刚正不阿、嫉恶如仇、清正廉明、勤政爱民的乔阁老一而再再而三遭到诬陷,受到排挤,满腔报国之情壮志难酬,这是悲愤的怒吼,这是血泪的控诉,却只用“红烛烧残”“黄梁梦破”作比寄托。表面上“念念灰冷”“事事浮云”,实际上悲愤难抑。

  艺术思维的对仗美——通体对仗是对联区别于其他文学艺术的基本特征。词语对偶声调和谐正是对仗的基本要求,也正是对联艺术美的真谛所在。

  胸次拓开,百年尘世同朝露;

  脚跟站定,万事浮云过大虚。

  

  无论从词性相同,还是从结构一致,无论从平仄交替与相对,还是从句脚平仄的安排,都无可挑剔,都给人“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声”的旋律美感。

  

  乔阁老一部《半九亭集》,洋洋数十万言,五、六千副对联,以联写史、以联论政、以联叙事、以联说理、以联警世、以联明志、以联绘景、以联言情,把对联文学艺术创作推向了高峰极致,充分体现了艺术思维美的特质。正如大诗人歌德所赞颂的“艺术的内涵,是多么的美啊!美是艺术的最高原理,同时也是最高的目的。”

  

  黑格尔《美学》指出:艺术美高于自然美。因为艺术美是由心灵产生和再生的美,心灵和它的产品比自然和它的现象高多少,艺术美就比自然美高多少。

  

  乔阁老的佳联创作,正是这种思维艺术美的集中体现。

  乔阁老佳联创作的艺术思维,怎一个美字了得!

  

  

   转自 河东楹联网 http://www.hdylw.com.cn/bbs/viewthread.php?tid=1497&extra=page%3D1

  

  

  

  

[浏览更多内容、参与本帖讨论]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