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楹联知识 >> 阅读文章

对 联 漫 谈

2015-10-15 16:09:22 来源:中国楹联学会网 浏览:1226

 

      传说,苏东坡同他的朋友佛印和尚经常在一起谈论佛事。一天,佛印高谈阔论,鼓吹佛门广大,法力无边,直超三界,见性成佛等等。躲在帘内的苏小妹听见后,有心想难一难这个和尚,便写了一句上联,叫侍女拿出去,让佛印对下联,并声言如果对不出下联今后就免开尊口,不要奢谈佛法了。苏东坡看后,一边交给佛印,一边笑着说:“有意思,有意思!”原来,那上联写的是:
    人曾是僧人弗能成佛。
为什么苏东坡看过之后笑说“有意思”?原来,这幅上联从内容上看,批驳了佛印人能成佛、即心即佛的观点,从字面上看,又别有一番巧趣:“人曾是僧”,人字和曾字合在一起不正是僧字么?“人弗能成佛”,人字和弗字合在一起不正是佛字么?实在高妙!佛印要想对出下联,也确实需要有些能耐。
且说佛印接过上联一看,知道苏小妹在批评自己了,但又不甘心认输,再看上联字面,也暗暗称奇,不得不佩服苏小妹之才。佛印经过一阵思索,拟出了下联,也交给了苏东坡。苏东坡一看,不由得连连叫好,并说到:“不但对得工整,这反戈一击也颇见功力。”佛印对出的下联是:
    女卑为婢女又可称奴。
佛印的下联确实精巧:女子是不愿作奴婢的,但有时候女子又免不了作奴才的命运。若从字面上来讲,“女”字和“卑”字合在一起就是“婢”,“女”字和“又”字合在一起正是“奴”字。拆字巧妙自然,内容合情合理,真是神来之笔!
对联本来是我们常见的,但能对到这个份上,就不能不令人拍手称奇了!这样有趣的对联还有很多。那么,对联是何时产生的呢?它们又有什么特点呢?
对联在我国历史悠久,源远流长。《诗经》中就有不少对偶的句子,像“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等等。《易经》中也有很多对偶的句子,像“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等等。诸子百家的著作中像这样讲究对仗的句子也有很多,不胜枚举。严格说来,这些句子并不是对联,而是具有对仗特点的一些对偶句。真正意义上的对联,据史书记载,出现在五代十国时期。当时后蜀国皇帝孟昶在年末曾亲自撰书联语一副:
    新年纳馀庆,
    佳节号长春。
说起孟昶的这副对联,还有一段趣话:据说,孟昶写出这副对联是在年前,年后他就投降了北宋,而宋太祖派去接管成都的人恰巧正是吕馀庆,接管的那一天又恰巧是宋太祖的诞辰,即所谓的“佳节”。因此,这副对联对于孟昶来说几乎成了谶语。
孟昶是史书有明确记载的书写对联的第一人,在孟昶之前肯定已经出现对联了。根据我国语言文字的发展规律,有人推测,对联应当产生在格律诗已经完备的唐代,至宋代逐渐得到推广。这是很有见地的。元代留传下来的对联不多。当时的著名书画家赵孟頫题西湖灵隐寺的一副对联流传了下来:
    龙涧风回,万壑松涛连海气;
    鹫峰云敛,千年桂月印湖光。
元代流传下来影响比较大的对联要数赵孟頫奉忽必烈之命所书的两副对联了。书于大殿上的一副是:
    九天阊阖开宫殿,
    万国衣冠拜冕旒。
书于应门的一副是:
    日月光天德,
    山河壮帝居。
另据《山居新话》记载,元代杨瑞曾自题寓所一联,颇有寄情山水之意:
    光依东壁图书府,
    心在西湖山水间。
元杂剧中也出现了对联的形式。例如王实甫的《西厢记》中有些语句对仗就很工整,与对联毫无二致:
    荒村雨露宜眠早,
    野店风霜要起迟。
还有一个对偶句是这样的:
    泪添九曲黄河溢,
    恨压三峰华岳低。
这种夸张的写作手法写出了离情别恨的巨大,生动感人。
关汉卿的《救风尘》放在结尾的题目和正名分别是这样的:
    安秀才花柳成花烛
    赵盼儿风月救风尘
俨然是一副对仗工整的对联,这也可算是对联在元代的新运用。
对联真正鼎盛的时期,则是明、清两代。
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曾经大力提倡对联。《簪云楼杂说》记载,他曾传旨除夕夜各家各户都要在门口贴对联一副,并且届时微服私访,查看落实情况。据说,他走到一条偏僻小巷,发现有一家门上还是个空白,便问这家何敢违抗圣旨。当得知这一家是阉猪的,外出才回,还未请到人写时,不但赦免了这家的罪,而且还亲笔题了这样一副对联:
    双手劈开生死路,
    一刀割断是非根。
阉猪的活计本来登不得大雅之堂,可是到了朱元璋的笔下竟然如此光彩而有气势,让人不能不佩服朱元璋确实是大手笔。
还有一次,他微服私访来到秦淮河,看到美景佳人,不觉兴致盎然,拈须吟出了一副对联:
    佳山佳水佳风佳月千秋佳地,
    痴色痴声痴情痴梦几辈痴人。
随口拈来,对仗工整,对眼前景致和人物亦赞亦叹,褒中含贬,内容方面有可取之处。
据说有一次军队出征北伐,朱元璋带领诸皇子前去送行。看着战马的尾巴在微风中飘动,朱元璋忽然来了雅兴,随口说出一联来让诸皇子对句:
    风吹马尾千条线。
太子朱标想了一会儿,答道:
    雨打羊毛一片毡。
其他皇子也陆续对出。轮到燕王朱棣的时候,他脱口而出:
    日照龙鳞万点金。
朱棣的回答让朱元璋暗自吃惊,因为朱棣的对句气势宏大,用字不俗,句中“日”、“龙”皆是帝王气象。后来,朱棣果然做了皇帝,这就是明成祖。
朱元璋还曾写过这样一副对联书赠开国功臣徐达,高度评价了徐达的才能和功绩:
    破虏平蛮,功贯古今人第一;
    出将入相,才兼文武世无双。
《明史•陶安传》中记载,朱元璋又以如下一副对联赠送翰林学士陶安:
    国朝谋略无双士,
    翰苑文章第一家。
由于朱元璋重视对联,大力提倡,于是群起响应,蔚然成风,每年春节,家家户户都贴对联。久而久之,春节贴对联便成了一种习俗。
清代的皇帝们对于对联也雅兴不减。康熙帝南巡时曾摘唐人诗句书于镇江金山七峰阁上:
    溪云初起日沉阁,
    山雨欲来风满楼。
虽是集句而成,但触景生情,信笔而至,气势雄浑,也属佳作。
山东聊城绮园有一副据说是康熙所题的对联,颇有几分哲理:
    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据说,曾经是康熙帝太子的胤礽也写过一副对联,颇得康熙帝的褒扬。因此,胤礽就经常把它写出来送人。这副对联是:
    楼中饮兴因明月,
    江上诗情为晚霞。
楼中饮酒,江上赏月,漫天彩霞,满怀诗情,雅兴不小,对仗尚工。
乾隆皇帝的雅兴就更多了。他不但是文坛上创作诗歌数量最多的诗人之一,还经常题写对联。他题颐和园颐年堂的一副对联是:
    九陌红尘飞不到,
    十洲清气晓来多。
对仗不算太工,但情致不错,也比较有气势。
传说,乾隆帝游江南,经过一个叫通州的江南小镇时,可能忽然想到了北京附近也有个叫通州的地方,于是即兴写了一句,要手下的官员对出下联:
    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
手下的官员们左思右想,煞费苦心,也无言以对。还是乾隆的一个侍从心细,他在街上闲逛时发现这个地方的当铺特别多,人们进进出出,十分热闹。这位侍从灵机一动,来了主意,马上吟出一联献给乾隆:
    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
乾隆听后,赞不绝口,感到非常满意,立即下令嘉奖此人,并且官升三级,一时传为佳话。
在帝王们的倡导下,对联自然也受到文人们的重视,自明代中叶后便普遍盛行起来。像明代的解缙、杨升庵以及清代的纪晓岚、郑板桥、俞樾等,都是对联写作的名家。随着对联的兴盛,一些记述对联有关故事的联话也问世了,像乾嘉年间福建学者梁章钜写的《楹联丛话》,就是其中很有影响的一种。至此,有关对联的集子多起来了,对联艺术也日渐成熟起来。
对联这种艺术形式虽经帝王提倡,但发展和运用却多在民间。我们现在生活中的红白喜事、婚丧嫁娶等活动,差不多都要用到对联。逢年过节,为了渲染喜庆气氛,也要用对联来凑热闹。一些文人的书房和大户人家的中堂里,也要挂上副对联来凑趣,以示品味,庙堂道观和风景名胜点的亭台楼阁就更是少不了对联。对联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艺术。
根据功用,对联可以分为春联、喜联、寿联、挽联、胜迹联、格言联、轶事联和一般联。下面先说一说春联。
春联就是每年除夕前后为庆新春的到来而作的对联。春联发端于桃符。所谓桃符,就是悬于门上用以辟邪的桃木。这种习俗,相传从周代就开始了。由桃符到春联有一个发展过程。宋代始有士大夫之类的人有意识地把两个相互对仗的句子写在桃木板上。到了明代,经过明太祖朱元璋的大力推广,春联才在民间流行起来。春联的内容十分广泛,但常见的春联一般缺乏特色,恕不列举,下面只举几例有独到之处的。
有这样两副春联,对仗颇工,意思也不错,抄录于此:
    春前有雨花开早,
    秋后无霜叶落迟。
上联仿佛在告诉人们:少年时如果早作努力,就会早有成就;下联仿佛在告诉人们:中年后如果不遇灾祸,就会延年益寿。
还有一副,也比较常用,颇有意趣:
    虎行雪地梅花五,
    鹤立霜田竹叶三。
本联对仗颇工,内容也不错,有一种清幽的野趣。
春联也可以写出特色和个性来。明人徐五,杀猪为生,家无资财,一贫如洗。有年年关自撰对联一副贴在了门上:
鼠因绝粮潜踪去,
犬为家贫放胆眠。
这样用衬托的手法写贫穷,生动形象,具体感人。
清人范文甫,宁波名医,一生以救人为己任,虽家境贫寒而其志不改。某年春节,题联自慰:
    但愿人皆健,
    何妨我独贫。
从这副对联中可以看出,范先生有品行,有骨气,这种境界值得推崇。
新中国成立前,百姓的日子都很苦,但人们不会放弃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有人在过年时贴了这样一副对联,表达了这种感情:
    过苦年,苦年过,过年苦,苦过年,年去年来今变古;
    读好书,好书读,读书好,好读书,书田书舍子而孙。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的春风吹到了千家万户,人们安享着幸福和谐的生活,抚今追昔,有人贴上了这样的春联:
    天下好事忠和孝,
    世间良图读与耕。
笔者在前年春节期间曾发现有人把这样一副对联贴在了门边:
    书为天下英雄志,
    善是人间富贵根。
从内容上看,这副春联表达了主人的志趣和情怀,更像是一副格言联,但既然春节期间贴在门边,也就是春联了。春联就说到这里,下面说一说喜联。
据有人考证,喜联始于清代,内容多为婚嫁方面的。比较著名的要数光绪皇帝结婚大典时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所送的一副对联了:
    日月同明,报十二时吉祥如意;
    天地合德,庆亿万年富贵寿康。
这副对联是用汉字刻在一座自鸣钟上送给光绪皇帝的。外国人如此赠联,可见对联使用已经相当广泛了。
有时,大厦落成或乔迁新居也会有人以对联道喜。民国年间,有一私塾先生于某地山边建一茅屋,乡人以联贺曰:
    有竹有松,凤翔鹤住神仙地;
    无尘无扰,峰环水绕处士家。
茅屋不大,雅趣不小。生活中若能像这样洒脱,就自有一番超尘拔俗的境界。
为贺生日而作的对联,叫寿联。寿联要作得巧妙也不容易。乾隆皇帝五十大寿时,著名才子纪晓岚作了一联为乾隆贺寿:
    四万里皇图,伊古以来,从无一朝一统四万里;
    五十年圣寿,自兹以往,尚有九千九百五十年。
对仗颇工,又恰好拍到点子上,像这样,乾隆皇帝怎能不高兴呢?!。
乾隆年间,湖湘一老人百岁,岳麓书院主讲王文清送一寿联:
    人生不满公今满,
    世上难逢我独逢。
“人生不满百”和“世上难逢百岁人”都是世间俗语。两联虽将“百”字隐去,而所言皆在“百”上,亦可谓巧妙。
如果是自己为自己的生日题写的寿联,就叫自寿联。比如,有人在五十岁时为自己撰了一副寿联:
诗酒烟花,百年过半;
妻财子禄,四大皆空。
对仗尚工,写出了一个旧社会落魄文人的窘态穷状。
据说,某渔翁曾经这样自题寿联一副:
    水上漂流数十年,就凭这一张网几颗钓,福也福,寿也寿;
    人间风雨千百次,无奈我青箬笠绿蓑衣,去便去,来便来。
这个渔翁自有一番洒脱情怀。
为悼念死者而作的对联,叫做挽联。相传最早的一副挽联为苏轼所作:
    不合时宜,唯有朝云能识我;
    独弹古调,每逢暮雨便思卿。
所挽者谁?原来,苏轼有两个丫鬟,一名朝云,一名暮雨。一次,苏轼扪着肚子笑问:“这里边都有些什么东西?”大家都说是一肚子文学才华,只有朝云说:“我看是一肚子不合时宜!”不久,朝云病故,苏轼便作了上面的挽联来怀念她。
挽联以挽长辈的居多,如:
    守孝不知红日落,
    思亲常望白云飞。
对联把思亲和孝心寄托于落日、白云,融情于景,触景生情,有独到之处。
曾国藩挽乳母的一副对联从事理议论做起,情真意切,也一直为人传诵:
    一饭尚铭恩,况褓抱提携,只少怀胎十月;
    千金难报德,论人情天理,亦当泣血三年。 
鲁迅先生去世后,各界人士的挽联也有很多。蔡元培送的挽联是:
    著作最严谨,岂徒中国小说史;
    遗言犹沉痛,莫作空头文学家。
还有一副是美国友人斯诺与姚莘农(即姚克)合挽:
    译书尚未成功,惊闻殒星,中国何人领呐喊;
    先生已经作古,痛忆旧雨,文坛从此感彷徨。
本联把鲁迅先生的两部小说集子的名字嵌入,有独特之处。
挽联也有戏题的。一九一六年,袁世凯皇帝梦破产,气病而死。有人送了一副戏挽联:
    起病六君子,
    送命二陈汤。
该联对仗工整,上下联各含一味中药名:六君子、二陈汤。这里又运用了双关语:六君子,系指杨度、严复、孙毓筠等六人。一九一五年八月十四日,此六人在袁世凯之子袁克定的授意下,通电全国,组织“筹安会”,鼓吹君主立宪。从此,袁世凯便正式做起皇帝梦来。二陈汤,系指陈树藩、陈宧和汤芗铭。此三人皆为袁世凯心腹,迫于护国讨袁运动的发展,先后在陕西、四川和湖南宣布独立,使袁世凯失去了最后的地盘。袁世凯见大势已去,不久便一命呜呼了。此联字数不多,但言简意赅,切中要害,真乃佳制。
挽联也有为自己作的。相传纪晓岚就为自己作过一副挽联:
    浮沉宦海如鸥鸟,
    生死书丛似蠹鱼。
纪晓岚用这两句对联来描绘自己的人生,细想来倒也恰切。
清代著名学者俞樾也写过一副自挽联:
生无补乎时,死无关乎数,辛辛苦苦著二百五十卷书,流传人间,是亦足矣;
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浩浩荡荡历半生三十年事,放怀一笑,吾其归乎!
从联中所述可以看出,作者胸襟开阔,旷达坦荡。做人就要做这样的人,看得破,想得开,不被名缰利锁束缚,不受恩怨牵缠羁绊。
为装饰名胜古迹而题的对联,叫胜迹联。这样的对联很多,但要对得艺术上有特色并且内容上不错,并非易事。下面几副胜迹联无论内容还是艺术,都有可取之处。
湖南邵阳双清亭有一副妙联,道是:
    云带钟声穿树去,
    月移塔影过江来。
对仗工整,运用拟人修辞手法写景,把景写活了。
苏州沧浪亭的一副对联据说是著名学者梁章钜所书,也很不错:
    清风明月本无价,
    近水遥山皆有情。
上联是欧阳修诗中的句子,下联是苏舜钦诗中的句子。上下联情景交融,对仗工整,风月山水,浑然天成。来此观光,读此佳联,临风赏月忘俗务,人与山水共千古。
厦门鼓浪屿鱼腹浦的一副对联又别具一格:
    雾锁山头山锁雾,
    天连水尾水连天。
本联采用回文的艺术手法写成,对仗工整,气势雄浑,堪称佳作。
河南内乡县衙有一副对联,在繁忙之时颇得闲趣,于俗务之中不乏雅兴:
    忙里有余闲,登山临水觞咏;
    身外无长物,布衣蔬食琴书。
山西霍县韩侯岭有一副对联:
    十年成败一知己,
    七尺存亡两妇人。
这副对联用以概括韩信的一生,可谓极其恰切。据《史记》记载,韩信投军后,先入项羽麾下,后奔刘邦,均得不到重用,于是决定逃走。刘邦的谋士萧何深识其才,星夜将他追回。高祖二年,韩信拜为大将,为刘邦打天下,平齐定楚,卓有战功。项羽灭亡后,刘邦怕他谋反,将他拘禁。高祖十二年,韩信被吕后所杀,计又出自萧何。所谓“一知己”,就是指的萧何。“七尺”,七尺之躯,系指韩信。“两妇人”,指曾经给韩信送饭吃的漂母和吕后。全联仅十四个字,不但概括了韩信的一生,而且将其成败所由都点出来了。其精其深,令人过目不忘。
由可以作为准则的警语组成的对联,叫格言联。格言联由于有巨大的警示和教育作用,所以很受人们欢迎。这样的对联有很多。林则徐有副格言联,很有名,道是: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但他的另一副格言联了解的人恐怕就不多了。这副对联是这样的: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
    大勇若怯,大智若愚。
这副对联里面包含着深刻的哲理,值得人们思考。
林则徐还有一副对联,也颇耐人寻味:
    读史有怀经世略,
    检方常著活人书。
蒲松龄自幼聪明过人,但屡试不中,落第后愤然放弃科举考试,转而从事写作。为了激励自己刻苦著述,他在镇纸铜条上刻了这样一副对联: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这副对联,巧妙地运用了项羽破釜沉舟大破秦兵和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灭吴雪耻这样两个历史故事,表达了自己不怕挫折、不怕困难,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坚强决心。经过数十年的努力,蒲松龄终于写出了《聊斋志异》等书,在我国古典文学史上树起了一座丰碑。
清代名臣曾国藩也曾撰写过一副可以作为励志的对联:
    丈夫当死中图生祸中求福,
    古人有穷而修德困而著书。
读了曾国藩的这副对联,就会发现世上无所谓逆境顺境,顺境用不好就是灾祸,逆境用好了也是福祉。人能常作如是思维,心中就会清凉,一如高山雪莲,清洁而晶莹。
清代名士左宗棠出身湖南湘阴贫穷人家,少时生活清苦,但学习用功,曾题联自励:
    身无半亩,心忧天下;
    读破万卷,神交古人。
左宗棠在困境中仍能勤奋攻读,孜孜不倦,终有所成,为后人所景仰。
著名情僧苏曼殊也有一联,对仗既工,内容上也有可取之处:
    乾坤容我静,
    名利任人忙。
读着他这副对联,人仿佛有种置身世外,超尘拔俗的感觉。似这般以出世之心做人,以入世之心做事,谁还会为那蝇头微利而争吵,谁还会为那蜗角虚名而抢夺?这样去做人处世,何等洒脱,何等自在!
周恩来在青年时代也曾书一联自勉:
    与有肝胆人共事,
    从无字句处读书。
这副对联至今对青少年乃至成人都有教育意义。
徐特立在1938年赠长沙青年王汉秋一联,很有名:
    有关家国书常读,
    无益身心事莫为。
这一联通俗易懂,经常被人引用,用来教育青少年。
还有一副对联,对青少年的学习应该有积极的指导意义:
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心似平原走马,易放难收。
比喻恰切,对仗工整,饱含哲理,耐人寻味。
像这样劝学的例子还有很多,再举一例:
    无情岁月增中减,
    有味诗书苦后甜。
岁月是增了呢,还是减少了?读书是苦,还是乐呢?这一联蕴含着深刻的辩证法,无论是对联的艺术性,还是其中的哲理性,都堪称一流。
还有一副对联,劝学励志也颇有道理:
勤读如春起之苗,不见其增,日有所长;
辍学似磨刀之石,不见其损,日有所亏。
这副对联上下联之间有重复的文字出现,是个缺憾,但摆事实,打比方,劝学劝得到位,内容特别好,故也录于此。
有位年轻人为了激励自己,就做了一副对联,置之座右:
观古今杰作陶冶性情,
习中外长技振兴家邦。
对仗尚属工整,内容也无不可,录此备考。
有副对联,也经常被人引用,激励自己也鼓舞别人:
苟有恒,何必三更眠,五更起;
 最无益,莫过一日暴,十日寒。
还有一联,教人读书思考,在做人处世方面应该也会对大家有所裨益:
读古人书,须设身处地一想;
论天下事,要揆情度理三思。
轶事,指未经史书记载的事迹。凡是含有这种事迹的对联,就叫轶事联。轶事联从宋代至今各代都有。本文开头佛印与苏小妹的巧对就是一例。关于苏小妹巧对的轶事,还有一则出自明代冯梦龙编写的《三言》。故事是这样的:
新婚之夜,贺客散后,新郎秦少游要进洞房,苏小妹却不允许,提出条件曰:能闯过三道难关,她才开门纳婿。前两关都通过之后,苏小妹提出了第三个考题。这道题是要求对对联,上联曰:“闭门推出窗前月。”语意双关,比喻恰切,极妙!秦少游虽有才名,但一时也难以对上,无奈只好徘徊庭院,皱眉索句。苏小妹的哥哥是诗书画三绝的苏东坡。苏东坡早已料到新郎会遇上难题,于是就在附近悄悄观察。看到当时的情景,苏东坡捡起一块石头,投进了水池。新郎秦少游微微一震,先是吃了一惊,但马上得到了启示,就高高兴兴地走到窗前,大声说道:“对上了:‘投石冲开水中天’。”苏小妹微微一笑,洞房门开。新郎的对句也妙在语意双关。
关于苏东坡的轶事联也有不少,比较有名的一则是这样说的:一次,苏东坡陪高丽国(今朝鲜)使者出游汴京(今河南开封)郊外,于一古庙前观赏寺塔。一老丈从旁边经过,使者急忙上前作揖:“某以此塔为题,偶得一语:‘孤塔耸耸,七层四面八方’,敢请老丈赐对。”老丈听罢,摆手掉头而去。使者对东坡笑而不语,东坡亦含笑问道:“大人,老丈对得如何?”使者惊问:“何来下句?”东坡拈须说道:“此属‘哑谜对’。老丈摆手,正是告诉大使,下句是:‘只手摆摆,五指两短三长。’”使者深知此乃东坡急智,但对东坡的敏捷才思,却由衷地佩服。
说到轶事联,不能不讲一讲明代的学者解缙。解缙在小时候就很聪明,善于应对。有一年冬天的早上,下了大雪。解缙早早起床,忙着扫院子,开鸡笼,口中还念念有词:“打扫门前雪,放开笼内鸡。”仆人听到了,就说:“少爷又在作诗了。”解缙说道:“明明是在说话,却又道是作诗。”
解缙有一次随父亲去长江洗澡,父亲把脱下的衣衫挂在江边的一株老树上,说道:“千年老树为衣架。”解缙答道:“万里长江作澡盆。”父亲听了十分高兴。还有一次,解缙的父亲与友人弈棋,友人一时来了兴致,说道:“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解缙在一旁听到后应声答道:“地为琵琶路为弦,哪个能弹!”友人大为赞赏。
解缙家恰与一富豪家的竹林相对,除夕夜,他在门上贴了一副春联道:
门对千根竹,
家藏万卷书。
富豪见了,叫人把竹子砍掉。解缙深解其意,于上下联各添一字,改成了:
门对千根竹短,
家藏万卷书长。
富豪更加恼火,干脆把竹根也挖了出来。解缙暗自发笑,在上下联又各添一字,改成了:
门对千根竹短无,
家藏万卷书长有。
富豪气得目瞪口呆,再也无计可施。
解缙中进士那年,才20来岁,又负盛名,朝中几位老臣对他颇不服气,总想找机会压一压解缙的气焰。终于有一天,在一次宴会上,一位老臣为解缙出了一幅上联,让解缙当场对出下联。老臣的上联是: 
二猿断木深山中,小猴子也敢对锯;
解缙一听,心中明白,对方用“对锯”谐音“对句”,是想羞辱自己,于是脱口而出道:一马陷足污泥内,老畜生怎能出蹄!
对句中“出蹄”二字暗谐“出题”二字。众人听了,相视而笑。那老臣偷鸡不成蚀把米,自讨没趣,最后悻然离去。
有一则轶事,据说是有关郑板桥的:说的是有位叫韩慕庐的秀才,在一蒙馆任教。馆主人虽然识字不多,但不懂装懂,常常亲自上课,以致把经书中的许多字句都教错了。一天,学生读《礼记》中的《曲礼》篇,把其中“临财毋苟得,临难毋苟免”的“毋”字错读成“母”字。适逢郑板桥从这里路过,听了暗自发笑,以为是韩先生所教,于是高声念出一联相嘲:
    《曲礼》一篇无母狗。
韩慕庐听了,随即应对道:
    《春秋》三传有公羊。
《春秋》是一部编年史,相传为孔子所作。解释《春秋》的有《左传》、《榖梁传》、《公羊传》,合称“三传”。韩慕庐以“公羊”对“母狗”,可谓天然巧成。
清末著名文学家王闿运,字壬秋,别号湘绮老人,生活不拘小节,为人风趣诙谐。某年,王闿运去泰山游览,当晚借宿于东岳庙。碰巧,庙里新死了住持和尚。管事的僧人听说王闿运来了,便求他为死者撰写挽联。王闿运欣然应允。当小和尚磨好墨,铺好纸,递过毛笔后,王闿运不假思索,提笔写道:
    东岳庙死个和尚。
众人一看,无不惊异:鼎鼎大名的王老先生就写出这等水平的挽联哪!
王闿运在众人的窃窃私语中,领会到了其中的不满,但并不理会,接着写出了下联:
    西竺国添一如来。
众僧人看了,无不长长出了口气,继而齐声叫绝。原来,他用的是先抑后扬、点石成金之法。
轶事联有一则也颇具巧趣:说是光绪三年,黄河、长江流域遭灾,饿死人民无数。当时李鸿章任宰相,翁同和任司农(即户部尚书)。李鸿章是安徽合肥人,翁同和是江苏常熟人。有一次两人上朝时在仪门前相遇,翁同和因为李鸿章近来督办北洋水师索款甚急,对李很不满意,就说道:“宰相合肥天下瘦啊!”李鸿章也不示弱,嘿嘿一笑,回敬道:“司农常熟世间荒哩!”消息传出去,有人便将两句话凑成一副对联,用来讽刺翁、李:
宰相合肥天下瘦,
司农常熟世间荒。
横披:彼此彼此。
传说清末梁启超到江夏(武昌)见张之洞,张之洞出联难他道:
    四水江第一,四时夏第二,先生来江夏,谁是第一,谁是第二?
梁启超应声答道:
    三教儒在前,三纲人在后,小子本儒人,不敢在前,不敢在后。
出句(上联)难度不小,对句(下联)做得尤佳。上下联不仅对仗工整,而且语意连贯。对于上联的提问,下联是答而不答,不答而答,因为这个问题既不能不答,不答不恭,又不能答得明明白白,太明白则不是自傲就是自卑。所以还属梁启超答得巧妙。
在春联、喜联、寿联、挽联、胜迹联、格言联和轶事联之外,为平常各种需要而作的对联,叫一般联。比如鄂比赠曹雪芹的对联:
远富近贫,以礼相交天下少;
疏亲慢友,因财而散世间多。
对仗颇工,内容不错,描摹了世态,揭露了现实,是一副不可多得的好联。
下面这一副对联据说是苏洵所拟:
水自竹边流出冷,
风从花下过来香。
    这两句仿佛就是在说: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而遍体雅香;与恶人处,如入鲍鱼之肆,久而浑身腥臭。苏洵用了具有诗情和哲理的语言写出,别有一番情趣。
毛泽东曾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中引用过一副对联,内容也很好:
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
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
全联用比喻手法,为那种胸无才学却夸夸其谈的人画了一幅绝妙的画像。
方志敏生前,卧室里有一副对联:
    心有三爱,奇书骏马佳山水;
    园栽四物,青松翠竹白梅兰。
这副对联,是方志敏高尚志趣的写照。他爱松之苍劲,竹之坚韧,梅之俊俏,兰之清香。他的儿女,即以松、竹、梅、兰取名。
湖南大学教授周炎辉十年内乱时期身处逆境,曾题联自勉:
    读书不厌,念我任重道远;
    笔耕不倦,任他飞短流长。
一位学生对自己的老师非常敬重,在老师即将告别教坛的时候,特撰对联敬送:
    言传身教,如春雨无声,润花著果;
道德文章,似东风不响,催笋成竹。
某校有校报名曰《乡土》,其主持人为之拟了一副对联:
    驰骋神思,此处有广袤蓝天,任尔灵霄走马;
耕耘心田,这里是奇异沃土,纵君语林采英。
下面几副对联艺术性和内容上都不错,录此供大家欣赏:
日月两轮天地眼,
诗书万卷圣贤心。
    该联据说是宋代大儒朱熹所撰,可谓深得诗书个中三昧。
世事洞明皆学问,
人情练达即文章。
该联系出自文学大家曹雪芹之手,深刻揭示了学问之本和为文之道。
    书从疑处翻成悟,
    文到穷时自有神。
这是郑板桥的作品,意思讲得很好。读书时,“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作文时,“文章憎命达”,文穷而后工。
素甘淡泊心常泰,
曾履忧危体愈坚。
    这副对联蕴含着这样的哲理:平素自甘淡泊,清心寡欲,就会神情泰然,体态安闲;曾经饱尝忧患,遭遇危难,方能身坚体壮,硬朗康健。
除了以上几类对联,还有一类,对得非常巧妙。比如拆字的:
此木为柴山山出,
因火成烟夕夕多。
    上下联不仅对仗工整,而且语意连贯,情通理顺。
冻雨洒窗,东两点西三点;
切瓜分客,横七刀竖八刀。
    这一联对仗尚工,但上下联之间的语意就不是那么连贯了。
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
双木成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时入山林。
    因为寺庙往往建在山林之中,所以上下联之间还是有一定联系的。这副联对仗工整,语意尚可。
有的拆字联不但对得工整,而且意思还很美,如:
閒看门中月,
思耕心上田。
门中有月,恰是“閒”(闲)字;心上安田,正是“思”字。闲看明月,耕耘心田,有情调,有哲理,耐人寻味。
也有的对联巧在偏旁部首的安排,如:
烟锁河堤柳,
炮镇海城楼。
这一副对联中,上下联分别用了金木水火土五行作偏旁,并且上下联相同位置的词语偏旁相同,这就得费一番功夫了。
下面这一联就又不同了:
湛江港清波滚滚,
渤海湾浊浪涛涛。
上下联全用相同的偏旁,要想写出这样的对联也不容易。对于这样的对联,我们有所了解就行,不一定去学写。
下面两联是巧用数字的,我们不妨也来看看:
七鸭游湖,数数三双一只;
尺蛇出洞,量量九寸十分。
    说得巧妙,平平常常的事情也能让人惊喜。
万砖千瓦,百工造成十佛寺;
一舟二橹,三人摇过四仙桥。
上联数目呈递减趋势,下联数字呈递增状态,妙!
下面一联运用数字,兼有谐音之妙,不妨读读看:
    船装油漆桶,油七桶,漆八桶;
    手提葱韭把,葱九把,韭十把。
下面两联是与寺庙有关的,因为都是对神佛的否定,所以我想它们不大可能被悬挂在寺庙里,只不过写出来供人们欣赏罢了:
经忏可超生,难道阎王怕和尚?
    纸钱能赎命,分明菩萨是赃官!
上联一问,对于迷信的人不啻是当头棒喝;下联干脆坦言相告,纸钱、菩萨是信不得的。
我若有灵,也不致灰尘处处堆,筋骨块块落;
汝休妄想,须知道勤俭般般有,懒惰件件无。
    本联以神仙的口吻,来了个现身说法,不仅对仗工整,而且语意很好,教育意义很大。
下面是几副戏剧专业用联,写得也都有一定的内涵,义不独享,录此共赏:
    或为君子小人,或为才子佳人,登场便见;
    有时欢天喜地,有时惊天动地,转眼皆空。
不管是什么人物、什么事件,如人演戏,“转眼皆空”,信夫!
要看早些来,大文章全凭起首;
须观完了去,好结果总在后头。
    本联说的虽是看戏,但世界上所有的事情,没有不需要注重开头和结尾这些关键环节的。
台上笑,台下笑,台上台下笑惹笑;
看古人,看今人,看古看今人看人。
说的是戏,岂是戏说?细想来,其中颇有哲理。
既然各行各业都有对联,有人就试着为厕所也拟了一副对联:
    此处有小便宜,
    顿时得大解脱。
连厕所都可以贴上这么文雅工整又有点泄露玄机的联语,真不知该感谢这位有点邪才的作者,还是该赞美祖国的语言文字了。
另一副关于厕所的对联是:
    进去三步紧,
    出来一身轻。
对仗蛮工,描绘恰切,只是这样的对联不一定会贴在厕所门口。
还有一种是谜语对联,用对联作谜面,进行猜谜。如下面一副对联,上下联各打一日常用品:
白蛇过江,头顶一轮明月;
乌龙挂壁,身披万点金星。
上联的谜底是油灯——这东西现在已经完全不存在了,所以如果让年轻人来猜,他们肯定不知道。一根灯草放在油里,这叫“白蛇过江”;灯草的一端点燃,这叫“头顶一轮明月”。下联的谜底是挂在墙上的称,即所谓的“乌龙挂壁”;称身上的星子,就是“身披万点金星”。
还有一副对联是猜字谜的,上下联各打一字:
    东生木,西生木,掰开枝丫用手摸,中间安个鹊窝窝;
    左绕丝,右绕丝,爬到树尖抬头看,上面躲着白哥哥。
猜到了吗?上联的谜底是“攀”,下联的谜底是“樂”。
通过以上所列举的对联,我们不难发现,对联在形式上具有以下一些特点:
一、上下两联字数相等;
二、上下两联彼此对仗;
三、上下两联平仄对立;
四、上下两联字不重复; 
五、上下两联语意连贯。
值得说明的是,对联虽然讲究对仗、平仄等形式,但也不可过分讲究。《红楼梦》里林黛玉在对香菱谈诗时讲道:“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林黛玉这里讲到的“不以词害意”,是很有见地的。对联写作也应如此。如果拘泥于平仄虚实等,有时就难免要闹出笑话来。
据说,清代有位姓石的乡绅,平时总爱咬文嚼字,挑剔字眼。一天,他路过蒲松龄教私塾的学堂,正赶上蒲松龄让学生对对联,就站在旁边指指点点,也想卖弄一下。他忽然听到猫叫声,抬头一看,只见一只花猫正站在房顶瓦上,就随口说出一句上联:“猫踩猫头瓦”,让学生们对下联。有个学生猛抬头看见院内有群鸡在啄花草,便灵机一动,对了个“鸡啄鸡冠花”。石先生听后摇头晃脑地品评说:“瓦应与砖石相对,怎能与花草相对呢?不通,不通!”学生们不敢言语,只好恭听教诲。谁知那群鸡却“咯咯咯”地叫起来,好像在嘲笑石先生。石先生顺手捡了一块砖头朝鸡群扔去,恰好打中了一只,那只鸡扑棱了几下翅膀便死了。石先生便又出了一句上联:“细羽家禽砖后死”,让学生来对。学生再也不敢冒失了,只好请教老师蒲松龄。蒲松龄微微一笑,慢慢说道:“好对,好对。粗对细,毛对羽,野兽对家禽,石对砖,后对先,生对死。石先生这回该满意了吧?”石先生一听,感到很高兴,说道:“有理,有理。”待他把蒲松龄说出的几个字连在一起念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一句正好是“粗毛野兽石先生”。石先生虽然气歪了鼻子,但也无可奈何,只好灰溜溜地走了。
这虽说是个故事,但告诉人们切不可泥古不化,墨守成规。还是林黛玉说得好:“第一主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因此,创作对联最重要的还是要有好的内容,搜集和阅读对联也要注重内容。
上文中所提到的对联只是茫茫联海中的一滴,限于篇幅,还有很多优秀的对联未能收录,尤其是一些优秀的长联,只能忍痛割爱,作者未免有遗珠之憾。希望大家在今后的学习和生活中留心优秀的和有趣的对联,不管字数多少,只要是文质兼美的,都要做好记录,做生活的有心人。

上一篇:没有了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