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联坛人物 >> 阅读文章

相依相伴四十八个春秋

2014-10-11 07:40:20 来源:中国楹联学会网 浏览:1797
 
   繁锦兄离开我们整整八十天了。这些天来,我仍仿佛生活在梦中,觉得他没有走远。似乎又赴外地,下基层、搞调研、抓典型,他的音容笑貌,不知疲倦的身影常映眼前,伴我左右。

繁锦兄与我“青梅竹马”,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儿时就称他为“大哥”,孟兄家中排行老大,母亲身体不好,膝下无女,放学回家,十几岁的他既要帮父亲忙活生计,又要代母亲操持家务。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他就是个懂事、尊老、勤奋、上进、勇于担当的人。

   孟兄长我三岁,高我三届,五十年代末和六十年代初我俩相继考入大学。后来因国防建设需要,他从北京建筑工业学院(后院校合并,即现在的武汉工业大学)特招入伍,进入空军导弹学院深造。我们从儿时的相识、相知到长大后的相爱、相恋,经过了漫长的爱情长跑,我从东北师大毕业后,两人终于携手走到了一起。槎峨山下,渭水河畔见证了我们的美好姻缘。作为军人家属我随他在八百里秦川腹地生活了近十年时间,二个孩子均在这期间出生,那是我们最清苦,也是最快乐、幸福的时光。

   1976年下半年他从导院奉调进京到空军政治部工作,一直到退休。无论在何种岗位上他都不辞辛苦,忘我工作。许多同志背地里称他为“拼命三郎、工作狂”,白天上班,晚饭后常常去办公室加班到深夜。去基层、下部队更是家常便饭。记得有一次去西北调查部队业余文化工作,时间紧、线路长、任务重,马不停蹄地在短短三天时间跑了三个省的九个基层连队,因为部队分散,相距遥远,需乘支线小飞机往返,中途还要转汽车走山路、踏荒漠,因为连续作战、旅途疲劳,加上小飞机受高空气流影响,颠簸厉害,他脸色灰青,几乎连胆汁都吐了出来,他怕我牵挂,无论是在外还是回到家他都只字未提,还是陪他出差的干事事后告诉我的,这位干事说很后怕。孟兄就是这么一个克已奉公,视事业胜于生命的人。

   繁锦兄出身于书香门第,祖父孟松乔是晚清禀贡,诗书俱佳,受祖父影响,自幼就和翰墨结下了不解之缘。70年来临池不辍,精研碑帖,书风雄浑,自成风规。追求书品和人品的统一,了解他的人会从那恣肆奔放的草书中强烈地感受到他内心深沉而厚重的情感世界。近些年来孟兄对隶书情有独钟,精心研读,仔细揣摩历代法帖,形成了自己端庄、古朴、雄劲、遒美的隶书风格。他的作品以超俗的审美价值和独特的艺术魅力受到沈鹏先生、李铎先生等书法大家的赞赏。曾先后为央视春晚书写《江山多娇》、《春色满园》。为数十部电视剧《追日部落》、《盘石》、《天女》、《飞向新世纪》等及专题片题写片头,书刊提名更是不计其数。不少作品远播海外,多次作为国礼赠予外国友人或被美、法、德、韩、泰、澳、日、新等国友人收藏。有的作品入刻名山、名楼、碑林、寺庙,尽管如此,他仍秉持不事声张,低调做人的原则,从不被所谓的名人名家声誉所迷惑,而“惜字如金”。只要是友朋有求,他都欣然允诺,挥毫泼墨。中国楹联教育基地,中国楹联先进市、县、乡(镇)到处都留下了他的墨迹。他的品德,他的素养,他的情操,他的才华,令人肃然起敬。

   2002年他临危受命,担任中楹会代会长,那时他已发现“三高”等基础病,面对这样一个“烂摊子”,我真担心他的身体吃不消,极力力阻不要接任,可他仍以大局为重,接下了这付重担,收拾“残局”,重整旗鼓,开创楹联一片新天地。上任伊始,他便一一登门拜访班子成员,细致入微的做思想工作,统一认识,增强信心。为了早日开门办公(因欠债曾被法院封门),他率先从工资卡里四个月工资一万五千元,其他同志也纷纷解囊,用筹措的经费还清了债务,学会大门得以从新开启,择地办公,当时学会“一穷二白”,连一张纸一支笔都没有,他就从自家拿,连我们家茶壶、茶碗、地毯等也都搬到学会去,这么说吧,学会缺什么,只要我们家有,他就拿什么,因为当初我不同意他接任,担心我抱怨他,有时不跟我打招呼,背地里往学会拿东西,待事情“败露”,他竟佯装“检讨”,弄得我是哭笑不得。2004年、2005年他连任第五、第六届中楹会会长后,工作千头万绪,规章制度,班子团结,队伍建设,联律通则,编撰大典,楹联普及,先进事迹……哪一件不要人脚踏实地,兢兢业业地去完成?更何况深入细致,追求完美是他典型的工作风格。每年大概有三分之一的时间他都会下到基层,每次出差回来,把包往家一放,就立即去学会,哪怕离下班还有一刻钟,也要去看看有无急着办的事情。这是他一贯的工作作风,谁也无法改变。

   长期以来,他忍受着高血压、糖尿病等疾病的困扰,为他所执着追求并深深热爱的楹联事业而鞠躬尽瘁,无私奉献。其间他跋涉的艰苦,付出的努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作为他最亲近的人,我懂他,理解他,包容他,特别生病期间加倍地呵护照料他,因牵肠挂肚,过于劳累,一股急火,我也害了一场大病,几近死里逃生,这些他全然不知,问儿子“你妈怎么不来看我?也未打电话?”,孩子们只能用善意的谎言,轻描淡写地说“我妈身体欠佳,上、下午都要去打吊瓶”,直到出院前一天下午,实在瞒不过去了,儿子才将实情告诉他。出院当天他便径直来到我的病房,紧紧拉着我的手痛哭失声,这辈子我头一次见他这么伤心难过,他自责地说:“对不起”。误以为我的病因他而起,其实不然,是我自己疏忽大意,没有及时检查治疗,才小恙酿成大祸,因他住院着急上火,只是我生病的导火索而已。尤其令我深深感动,念念不忘的是,这次出院后,他为了“将功补过”,改善家里环境,竟然带着病弱的身体整理阳台,更换窗子,改造卫生间,大家都劝他别累着,他说:“要给尤老师一个惊喜”。这一桩桩、一件件都寄托着孟兄对家的无比热爱,对我的一往情深。睹物思人,看到眼前的一切,我真是心如刀割,热泪如雨,夜不能寐,难以自拔。

   我和繁锦兄相濡以沫,相依相伴共同走过了48个春秋,我们相约五十年金婚一定好好庆贺一下,如今他驾鹤西去,相约成为泡影,留给我和孩子们无尽的思念和痛苦,同时也留给我们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繁锦兄,你没有远走,你像那高山的青松,又似那雪中的红梅,永远屹立并绽放在我们心中。











孟繁锦爱人 尤莉

2014年9月8日于锦云轩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