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楹联知识 >> 阅读文章

廉宗颇:谈谈动词形容词的活用

2012-05-16 13:14:06 来源:中国楹联学会网 浏览:2272

山西  廉宗颇

 

词性对品,是对偶学的重要内容,也是联律通则的一条基本规则。保证词性对品,既可以使楹联显得对仗和谐,又可以让人们感到舒适优美,它是楹联创作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问题。然而,词性对品,并非机械的,而是灵活的。正如联律通则解释说:“上下联句法结构中处于相同位置的词,词类属性相同,或符合传统的对仗种类”。联律通则还明确了词性相对的从宽范围。本文仅就动词、形容词在楹联创作中的活用,谈谈以下四个方面的意见。

一、动词和形容词直接互对

这一点已经成为楹联界的共识,但还需要从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作一分析。

从理论上讲,动词和形容词的定义,特征及其分辨,有一定的关联,动中含形,形中含动。动词的定义是:表示人或事物的动作、行为、心理活动和发展变化的词叫动词。形容词的定义是:表示人或事物的形状、性质,或者动作、行为,发展变化的状态的词叫形容词。动词所表示的动作、行为、心理活动和发展变化,与形容词所表示的形状、性质和动作行为的状态,在给主体的感觉方面有时很接近,很相似,都有动的感觉。“肥”给人以“涨”的感觉;“瘦”给人以“缩”的感觉;“高”给人以“升”的感觉;“低”给人以“降”的感觉。从二者的特征和分辨看,他们都可以受副词的修饰或限制。如“不说”、“很想”;“不高”、“很好”。很多动词、形容词都能够重叠使用。如“研究研究”、“整理整理”;“老老实实”、“清清楚楚”。

从实践上看,动词(特别是不及物动词)和形容词相对,古今不乏其例。“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杜甫《旅夜书怀》),其中“阔”为形容词,“流”为动词。“荒城临古渡,落日满秋山”(王维《归嵩山作》),其中“荒”为形容词,“落”为动词。安徽无为许谋成的《题老人节》联:“莫笑老年,晚景堪同秋菊艳;最怜白发,雄心欲与塞鸿飞。”(《2007佳联三百副》19页)。其中“艳”为形容词,“飞”为动词。山东烟台王永江的《扫叶楼》联:“此处好修身养性,但愿茗常新,叶常扫;其人多佛眼慧心,一如花不语,水不忙。”其中形容词“新”与动词“扫”自对,动词“语”与形容词“忙”自对;或者形容词“新”与动词“语”相对,动词“扫”与形容词“忙”相对。

二、动词、形容词转化为名词后与名词对

孤立地看,动词就是动词,形容词就是形容词,他们都分别体现着动词和形容词的特征。但是,中国语言的灵活性决定了中国语法的复杂性,特定环境的适用性决定了句式词语的选择性。在特定的语句中,动词和形容词便改变了自己的身份,跳出了槽,加入到名词的行列里来。这一点,虽然在理论上形成了共识,但在实际操作时,还存在着一定分歧,有时甚至争论不休。动词、形容词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作名词用,这还需要明确一下名词的定义。什么叫名词,表示人或事物名称的词叫名词。这就是说,动词、形容词一旦作为事物出现时,它就变成了名词。什么叫事物,客观存在的一切物体和现象都是事物。人是由“谁”来代表的,事物是由“什么”来代表的。换言之,凡是表示“什么”的词都是名词。一个孤立的动词或形容词,一旦在句子中表示“什么”,它就是表示事物,此时,它就转化为名词了。关于这一点,目前的解释很多,很杂,也很乱,把本来很简单的问题反而搞得复杂化了,甚至下了错误的结论。“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若狂。”(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其中“愁”和“喜”,孤立地看,二者都是形容词,但在上述句子中二者都表示了“什么”,即事物,都转化成了名词。“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杜甫《蜀相》)其中“三顾”与“两朝”对。“朝”指朝廷,名词;“顾”指访问,孤立地看是动词,但在上述语境中,“顾”已充当了“什么”,转化成了名词。“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柳宗元《别舍弟宗一》)其中动词“死”转化为名词与“身”相对。这里需要说明:动词前面加了数量词的,这个动词就变成名词了。例如:“一片爱”、“一次飞”、“一场搏斗”。上面的“三顾”、“万死”亦然。刘太品先生的联《陪迟浩田将军探望季羡林先生,即席拟句》:“高楼仰双星,恰有学士词宗,将军武库;故国同一望,共话海天襟抱,泰岱威仪。”(《2007佳联三百副》第15页)其中“一望”对“双星”,“望”字孤立地看,是动词,变化地看,则为名词。我自己为地质博物馆写了一副联:“与地质同俦,借信息之媒,探神奇之梦;以收藏为本,辟科研之径,登发展之巅。”去年我把它作为辨析题出在联教交流年楹联知识测试试卷中,让大家判定正误,很多答卷中都指出“收藏”是动词,既不能和“地质”相对,又不能和“科研”自对,太冤枉我了。其实,“收藏”在这里是以“什么”出现的,已经转化为名词了。

三、并列的动词或形容词与对句并列的名词互对

过去,语法知识没有现在分得这样细,词只讲实词和虚词,词组和句子成分这些概念还没有出现。古人撰诗写联,在很多情况下,只讲字对。例如王维在《汉江临眺》中有一副对仗联:“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其中“有”对“天”,“无”对“地”。这明显是动词对名词。这时仅仅看一个字,那是不可以的。要知道,这里相对的是一个并列的词组(短语),即“天地”和“有无”。这里相对的,是“天”与“地”对,“有”与“无”对。现在我们把这种对法叫做自对。自对有字对,词对和句对,我这里说的是字对。字对的前提是两个(或两个以上)字具有并列关系。自对时,上下联相同部位的词性不作严格要求。只要他们是并列关系,就可以和另一类具有并列关系的词相对,最常见的是并列的动词、形容词与对句并列的名词相对。唐人韦应物在《寄李儋元锡》诗中也是这样对的:“身多疾病思田里,邑有流亡愧俸钱。”其中“疾病”为名词并列词组,“流亡”为动词并列词组。

这种对法在现在更是屡见不鲜的。山西太原乔中兴先生在《题茶》一联中写道:“浓淡取相宜,杯里香茶游上下;浮沉连彼此,雾中水色带清纯。”(《2007佳联三百副》第14页)其中,并列关系的形容词“清纯”与并列关系的名词“上下”相对。江苏扬州刘锋先生的《集苏轼词对联》:“春山入翠娥,记得小轩岑寂夜;长笛吹新水,尚余孤瘦雪霜姿。”(《2007佳联三百副》第15页)其中,并列关系的形容词“岑寂”与并列关系的名词“雪霜”相对。

四、动词形容词与对句的充当状语的各类词互对

状语是用在动词、形容词前边,用来修饰和限制动词、形容词的附加成分。常作状语有副词,能愿动词、形容词、数量词和介词结构。由此可知:动词、形容词作状语时,可与对句的充当状语的各类词相对。联律通则也明确指出:词性对从宽的范围,包括“按句法结构充当状语的词”。这方面的例子从古到今就更多了。孟浩然《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有联:“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其中形容词“端”与副词“欲”相对。崔曙《九日登望仙台呈刘明府》有联:“关门令尹谁能识,河上仙翁去不回。”其中动词“能”与副词“不”相对。刘长卿《送李中丞归汉阳别业》有联:“独立三边静,轻生一剑知。”其中形容词“轻”与副词“独”相对。古人如此,今人也是这样。江苏睢宁何国衡先生的联《题汉淮阴侯韩信墓》:“休伤兔死狗烹,可知名利害人苦;若效赤松黄石,定比神仙获福多。”(《2007佳联三百副》第30页)其中动词“休”与连词“若”相对。江苏扬州陆迪女士的联《太白楼》:“冷月长悬,俯万里茫茫逝水,千秋犹忆骑鲸客;高阁巍屹,笑八方攘攘书生,一醉敢为题壁人。”(《2007佳联三百副》第38页)其中动词“敢”与副词“犹”相对。广东佛山陆增先生联《拜亭后柱》:“亭本仿升仙,以鳌以嬉,至此从容登上界;域原优入圣,亦趋亦步,于斯洽好是中行。”(《2007佳联三百副》第38页)其中形容词“从容”与副词“洽好”相对。福建南安陈华峰先生联《徐州苏公岛亭子》:“东去大江,豪咏奏铜琶铁板;高悬明月,奇思入玉宇琼楼。”(《2007佳联三百副》第40页)其中形容词“高”与介词结构的“东”(向东)相对。更有胆大的,形容词与代词相对。如安徽枞阳的周广征联《李清照》:“婉约并泰周,各具丰裁,下笔多成千古句;清奇传鲁浙,独臻化境,论词别是一家言。”(《2007佳联三百副》第45页)其中形容词“多”与代词“别”相对。

唐人王湾在《次北固山下》一首诗中曾经写道:“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动词、形容词的使用,有着非常广阔的余地。愿我们在楹联文化的大潮中,把楹联作品这张“帆”扬得更高、更远。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