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联坛人物 >> 阅读文章

当代诗侠钱明锵

2012-03-08 16:19:12 来源:中国楹联学会网 浏览:2214

《说文》中说:侠者,俜也。何为俜?使也。使,即为放纵。


在《史记·游侠传》,司马迁又对“侠”赋予了新的“精神”内容:“言必行,行必果,己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阨困,千里诵义者也。”由是,“侠”义情怀,为后人所推崇。


当今诗坛,也有一位“侠”者,他为中华诗词传道授业、呕心沥血而倍受人敬仰;又其诗风豪壮、性格直爽,盛享“诗侠”之名,他便是西溪野老——钱明锵先生。


(一)


绝辔长嘶去,疏狂意若何?


追风蹄践雪,喷玉气吞河。


但得知音赏,焉愁诟忌多。


我行仍我素,昂首向天歌。


——引自《钱明锵诗稿·野马》


钱明锵养父钱文玑,是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的得意门生,曾任省高等法院院长兼中山大学法律系主任,是国民党中小有名气的左派。钱明锵和养父生活在一起,深受其良好品行的熏陶,从小熟读诗书,懂得做诗。在他十一岁时,曾经勇敢地在老师的画作上题了一首诗,其中有“秋高气爽日,雏鸡出世时”佳句,博得老师的极大称赞,因而被乡亲视为“神童”。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当钱明锵刚刚告别幸福的童年之际,便突然陷入一场轰轰烈烈的“革命”洪流之中。


1951年,镇反运动全面铺开。养父钱文玑被作为“历史反革命分子”逮捕,后来公审,被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受其影响,钱明锵也被动员脱离共青团。 1958年,斗争升级,整个世界都是铺天盖地大字报。钱明锵被扣上许多罪名,如什么:“官僚地主的孝子贤孙”,什么“生活腐化堕落”,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份子”……等。于是被开除公职,送到瑞安城郊蔬菜队监督劳动。


在这期间,钱明锵结识了闻名全国的“大右派”黄源——在一次搬泥块砌堤塘的劳动中,人们站成一字长蛇形,互相将泥块传到堤塘。年近60岁的且矮小的老人黄源,憋着劲在传泥块。别人是用双手搬的,而他只能把泥块抱在怀里缓缓地往前递。钱明锵走过去,关心地说:“您这样把丝棉袄都搞脏了!”


“不,过去因为太少接触泥巴,所以成了右派,现在就应该多接触接触泥巴。” 黄源回答说。


钱明锵甚为感动。


黄源是大文豪鲁迅先生的学生和战友,解放后,曾任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浙江省文联主席等职务。比起这位大干部的遭遇,钱明锵突然觉得自己这个“小右派”实在算不上什么苦难。


后来在派工作时,钱明锵或明或暗地给予他一些照顾。——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代,同情和照顾“右派”,都是要冒极大风险的,没有侠义心肠是如何也不敢做的。


而对于妻子宋笑仙,他却愧疚很多。自从钱明锵戴上“右派分子”帽子后,生活一直颠沛流离,缺吃少穿,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但宋笑仙却不嫌弃,用一个女人的一生来苦撑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家。为了这个家,她什么生意都做,摆糖果,卖卤味,甚至偷偷摸摸地买卖粮票、布票……只要有蝇头小利可赚,她都不厌其烦地去干。用钱明锵自己的话说:“若不是我有幸娶了个大贤大德的好妻子,为我分担着压力,给了我生存的勇气和力量,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为了让妻子和孩子过上好日子,钱明锵无意之中从一个朋友口中得之,贩运茶叶到兰州可以赚钱。当时私下做买卖是要扣上搞资本主义的帽子的;而长途贩卖更是违法的。何况自己本来又有“帽子”在身,万一被发现,后果真不堪设想!但钱明锵二话没说,他咬咬牙,将仅有的积蓄买了十多斤茶叶,用了一大捆旧的报刊杂志,在中间挖个空洞,把茶叶灌进去;然后把它捆紧;又带了一只古老的手摇式留声机,中间也装着茶叶。这些伪装的物品保险系数不是很高,瑞安至兰州,路途遥远,既要坐船又要乘车,经常会碰上查票等情况。每当这种时候,钱明锵总是去摇动那只破旧的留声机的手柄。也许那些检查的看着他带着一大捆报刊杂志和留声机,把他当作 “送文化下乡的干部”,所以顺利地通过了一道道关卡,到兰州,茶叶很快脱了手,一去一回。扣除旅途费用,竟然赚了十几块钱。得到甜头,只要有机会,钱明锵便会偷偷地做点小生意,贩卖香烟、茶叶,还有药材,以补家用。此番经历,不难让人看出,钱明锵 “不爱其躯,赴士之阨困”的壮怀,而他对妻子对家庭侠骨柔肠,更是令人感慨。


1966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第二年,钱明锵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判处7年徒刑。后被押送到金华十里丰农场劳动改造。同行改造的有一位从南京医学院毕业的“腐化堕落分子”林文昌先生,精通医术。二人床位挨在一起,因而关系极好。由于钱明锵的罪行较轻,认罪态度很好,又是知识分子,不久便当上了“大组长”职务。他便利用大组长的职权,在每次分配劳动时总是专拣轻松的给林文昌,并且允许他上下工迟到早退各半小时。林文昌对他的关心和照顾感激不已了,便将医术悉数传授给他。


出狱之后,钱明锵回到家里。由于没有落实政策,他无法去教书。唯一的出路只有重操老本行:贩卖中草药和给人看病。几经周折,他好歹在金乡临街的屋檐下开办起了“钱氏诊所”。


钱明锵对待病人态度和蔼。问、闻、望、切一丝不苟,如何下药更是说得清清楚楚,加下他会开小刀,又会挂盐水,这在当时是个很了不起的技术,病人大都愿来这里就诊。这样一来,钱医生的名字开始传向大街小巷,连许多乡下人也慕名前来就诊。他原来是每天上午临街坐诊的,下午回家处理一些家务事,可是有些病人干脆下午也找上门来了,他只好甩开其他事务,来者不拒,全天候看病了。


一天下午,一副竹床抬着一位病人匆匆来到钱家。“钱医生、钱医生,他快断气了,请你救救他的命吧!”随行家属哭喊着。


钱明锵拉开被子朝病人一看,不觉倒吸一口冷气。病者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面色青紫,似乎没有了气息。他迅速拿出听诊器往患者胸前一听,尚有微微心跳,喉咙里时而发出“嚯嚯”声。他立即诊断出是因为痰阻塞引起的呼吸停顿!家属也连连称是。可是,乡下哪来的吸痰器啊?就在这紧急关头,钱明锵毫不犹豫地弯身扑向老者,口对口拼命地吸着,一口又一口的臭痰被钱明锵从老人的嘴中吸了出来,待到第五口时,只见老人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呼吸通畅了,脸色也慢慢转为正常。


病人家属眼泪如雨而下,“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钱医生,我父亲的命是您给的,我们一辈子忘不了你的恩情啊!” 钱明锵扶起家属,谦逊说:“救死扶伤本来就是医生的职责!”


寥寥数语,尽显一个仁者情怀。古人云:仁者为侠,然也。


(二)


越上葱茏四顾空,冲天一啸气如虹。


崎岖莫问来时路,身在苍南最顶峰。


——引自《钱明锵诗稿·登苍南玉顶峰》


改革开放后,钱明锵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首先创办了全国农村第一家科技信息协会——苍南县金乡镇科技经济信息协会和全国农村第一张信息报刊——《金乡信息》报。社会地位也提升了:先后被选聘为苍南县企业家协会秘书长兼《企业家报》主编、苍南县政协委员、中国信息化促进委员会委员等三十六个职务。全国各地新闻媒介纷纷报导,冠之以“信息博士”、“信息大王”等头衔,被评为苍南县十大新闻人物之一。

钱明锵像一匹壮心不已的野马,天地之间任其纵横驰骋。


1999年,钱明锵弃商从文,专业从事古体诗词的研究与创作。从此,他笔耕不辍,因为他的诗风具有一股“侠”气而享誉诗坛。


一次,钱明锵应邀到安徽参加宣城敬亭山诗词学会纪念梅尧臣诞辰一千周年大会,并以《怎样写绝句》为题,举行了讲座。会后游览了敬亭山、谢公阁诸多名胜。因为他喝酒甚多,在敬亭山李白独坐亭中小坐了一会儿,得诗一首,题为《李白独坐亭戏吟》:


西溪野老亦狂人,纵酒耽诗性率真。


独坐亭中沉醉甚,误将太白认前身。


好一个“误将太白认前身”!果真有几分“侠者”的豪情。不过待他酒醒之后,方觉言过其实,于是,钱明锵在本诗后又批了几行小字:"诗不敢与太白攀比,喝酒未必输也。”



自古“侠者”“诗者”大都爱酒,嗜酒如命。唐李太白诗曰:“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宋辛弃疾有酒死也不惧,其诗有云:“古今达者,醉后何妨死便埋。”钱明锵也不例外,他在《盘龙湖赋》中写道:骚朋觅韵,催酒坐茵。真乃春风得趣,赏目怡神者也。仿佛别人不给酒似的,催着嚷着让别人赶快上酒,对酒的钟爱别有一番雅趣。而他站在岳阳楼上,凭栏而眺,诗酒情怀又是另一番境界:“拈筹分韵举吟瓯,金龟堪佐酒,尽醉莫言休。”此诗中大意言,大家一起抽签赋诗,举起盆子来喝酒,一醉方休。喝酒不用杯子,竟然用盆子,这是何等的豪气!


钱明锵酒量甚高,三斤老白干不醉。一次,钱明锵拜访中华诗词学会会长孙轶青先生,孙老送给钱明锵一对“衡水老白干”酒,这是一种67度的白酒,孙老说:“红粉赠佳人,美酒赠英雄。”钱明锵也不客气,笑道:“这种酒也只有我能喝!”


酒添诗者豪情,也徒增许多伤感。2005年,钱明锵率团赴台湾进行诗、书、画艺术交流活动。访问其间,路过邓丽君墓,睹物思情,写下了一首婉约之作《踏莎行》:


袅袅青烟,茫茫云树,筠园望断人何处?可堪孤塚向黄昏,杜鹃啼血哀谁诉?倩影翩翩,戚容楚楚,悲歌声里斜阳暮。一丸冷月葬梅魂,青春总被浮名误。


莫道侠骨傲物,也有婉约风流。“青春总被浮名误”,一语惊醒多少世人?难怪他常常在诗会上总爱以“诗酒风流” 挥毫题字,其实这也是他人生的写照。


钱明锵潜心诗学研究,撰写诗词研究论文50余篇,约百余万字。其中《涵天楼论稿》和《诗法讲座》均在各种学术研究会上发表,并被各地诗词班用作学习课本。


钱明锵还创办个人诗刊——《西溪吟苑》,每三个月一期。期刊内辟有诗词、书画、诗话、论坛、讲座、散记等栏目,图文并茂,深受诗友们欢迎,在海内外颇有影响。据了解,在国内外个人出版诗刊者,尚属罕见。


钱明锵编著甚丰。《中华诗词微型工具书》系列丛书——《快速写诗手册》、《快速填词手册》,《快速制曲手册》、《涵天楼诗法讲座》等一套四册。已再版四次,于2005年12月份获得国际炎黄文化一等金奖。此书畅销海内外,被诗词界称为“诗词入门之宝”。


著名书法家、诗人沈鹏先生就非常喜欢《快速写诗手册》、称赞很实用,说是“宝书”,他走到哪里,就带到哪里。沈鹏先生与钱明锵的交往非常深厚,先后赠他书写的大八开本《沈鹏书古诗十九首卷》,还有几样是全国政协会议的纪念品,上面写着“沈鹏转赠”字样。只要谈论起钱明锵的为人,他每每说:“钱明锵是个好人。”


国学大师文怀沙先生对钱明锵也视为知音。文老爷子很健谈,经常同他煲“电话粥”,有时谈得兴起,滔滔的说个没完。文夫人怕他太劳累了,要他少说几句,早些休息。谁知道文老爷子的脾气很犟,他说:“明锵是我的知音,您知道不知道?您少管闲事。”若不是,钱明锵身上的一股侠气,何得文老爷子的青睐。


2005年10月17日,钱明锵应邀充当“当代王羲之”,撰写了《兰亭秋禊诗序》,邀请了美国、台湾、香港等42位诗人在兰亭进行“曲水流觞”活动,再现当年王羲之与诗朋书友在兰亭“修禊”的盛大场面,在诗界引起轰动。其“新序”后经日本书法家高桥静豪先生书写,著名书法家文怀沙、沈鹏、欧阳中石、钟明善题序,著名诗人林从龙、刘征、霍松林、袁第锐、江婴点评。其中霍松林先生题道:兰亭春禊,王右军一序,蜚声百世;兰亭秋禊,钱明锵一序,流誉五洲。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钱明锵诗风飘逸、豪放,性格耿直、嫉恶如仇。他多次在国际、国内各种研讨会的发言中反复强调诗人首先必须是一个无愧于人的人,有人品才有诗品,才能算诗人。这不也是一种侠者的情怀吗?


钱明锵在诗坛兢兢业业耕耘,业有大成,芳名远播。不论诗学和为人修养,已成一派大家风范。


(三)


傍溪营别业,烟景逼西邻。


芦荻秋飞雪,庭花夜酿春。


诗狂思用世,心静不沾尘。


偶向湖边望,青荷逐日新。



——引自《钱明锵诗稿·西溪吟苑》


早年间,钱明锵在西溪置下一套别墅,取名西溪吟苑。此别墅由世界汉诗协会名誉会长、著名诗人林从龙赠匾,并首唱《西溪吟苑歌》。后来,海内外著名诗人钱钟联、王瑜孙、黄坤尧、朱帆、熊东遨、肖遥等数十人相继赓和。原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台湾师范大学著名学者汪中、中宣部代部长贺敬之分别题款。文怀沙、李锐、孙轶青、刘炳森、欧阳中石、齐良迟、姜东舒等名家也有题词和诗。西溪吟苑经常高朋满座,不断有海、内外著名诗、书、画艺术家来此下榻,相互切磋诗艺、增进友谊。西溪吟苑已成为在国内外具有较大影响的个人书斋。


侠者好友,钱明锵最好诗友。凡对待诗词有关的人和事,他都乐此不疲,全心全意去做去付出。


2002年的秋天,钱明锵陪著名诗人魏新河到绍兴游览。绍兴市人大办公室主任赵峰、张云良设盛宴款待。钱明锵对绍兴风味的菜肴情有独钟,一顿饕餮把肚皮吃得鼓鼓的。饭后驱车去兰亭,因为腹胀坐在车上难受,就把裤带松开。车到兰亭,刚下了车,他还来不及将裤带勒紧,突然接到原中央组织部常务副部长李锐先生的电话,在电话中说着说着,不由得哈哈大笑,肚皮一缩,外面穿的长裤不知不觉就掉了下来,这时旁观的游人一片哗然。魏新河才思敏捷,出口成章,立即吟诗一首。诗曰:


风流不减王右军,亦来圣地觅诗魂。


游人无数惊回首,笑看兰亭掉裤人。


这则趣事,足见钱明锵对生活的洒脱和随意。一笑之余,也被他超然的情怀而感动。


关于钱明锵这样的趣事不少,有一次,他竟然将裤子蹭开了,穿起了“开档裤”。


西溪国家湿地公园要重建“两浙词人祠堂”,这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词人圣地,因此它大门上的一匾一联拟请世界级的大师来写。匾额的是请当代词坛泰斗、香港大学饶宗颐教授题写;楹联则是请国学大师文怀沙先生写。


“两浙词人祠堂”原来有一副清代大名家朱古微集句的对联,其联曰:词客有灵应识我,西湖虽好莫题诗。


原联的真迹已荡然无存,只好请文怀沙先生重写。这幅联大有八平方尺。文老的润格,市场价每平方尺是一万元。当他提出要求的时候,文老开始有些犹豫,迟疑了一会儿:“看您的面子,那就写罢。”


文老一共写了两副,让挑一副。同行的夏有良说:“两副字,写得一样好,只是先写的那副,上、下联纸张的颜色略有深浅。”文老当即说:“那后写的这幅给公家,先写的那副就送给明锵吧!” 钱明锵一听受宠若惊,急忙蹲下身子去拿字,一不小心将裤裆从前到后全迸裂开了。他不敢做声,后来到了中华诗词学会会长孙轶青先生家里。孙夫人张大姐让他脱下来缝缝。钱明锵坚决不同意,说:“怎么好让部长级夫人给我补裤子。”张大姐关心他道:“老钱啊!以后少出洋相,出门要多带条裤子。”


还有一次,为了别人的事拜访孙老,恰好是孙老的午休时间。钱明锵不好意思惊扰,就索性把北京老皇城根公园的一块大石头当作卧榻,躺在上面休息。时值初冬,虽然阳光灿烂,也颇有几分寒意,而他全然不顾,欣然安怀。


为弘扬诗教,钱明锵四处奔走呼号。自己出钱出力,频频组织或参加国内、外各种诗词活动。如先后两次到新马泰参加全球汉诗研讨会和诗艺交流会;先后两次到欧美交流访问等。2003年和2005年先后两次组织全国诗、书、画艺术名家,到台湾进行艺术交流和举办展览,深得台湾各界人士欢迎,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先生亦赠送花篮祝贺。特别是他与马英九父亲马鹤凌先生的交往更为密切,连袂为世界和平、中华统一事业做出贡献。浙江电视台、杭州电视台对此曾多次作了专题报导。


2003年,他荣获第十届“全球中华文艺奖”。他在获奖的感言中说:“诗是真理的声音、历史的回响、时代的号角;诗是心灵的歌、感情的火、思想的光;诗能陶冶人的情操,净化人的灵魂、提高人的品格。这个世界多一个诗人就少一个坏人,多一个干部学诗就少一个贪官。所以,谁爱诗我就爱谁,我愿意为弘扬和薪传中华诗词文化作毕生的奉献。”他有两幅座右铭,一曰“诗教已推肝胆许,余钱不为子孙留”。一曰“坠绪匡扶当尽瘁,丹心无缺荐炎黄”。


语言铿锵,掷地有声,令人震耳欲聋。



钱明锵,真正无愧于时代的一代诗坛侠者。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