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理论探讨 >> 阅读文章

借城隍庙话题学点楹联知识

2011-09-07 08:53:15 来源:中国楹联学会网 浏览:828

   

  编者按:关于广州城隍庙对联的讨论,本人经过几日的阅读和整理,特选择以下文字刊登,因为篇幅关系,还有一些真知灼见未能见报,还请见谅。刊登这些文字,并非要给广州城隍庙对联下一个定论,而是借此给广州市民、给《广州日报》的读者、给本人普及一次关于楹联的知识。

  

  反对为优 正对为劣

  

  梅州/廖剑杰:据专家考证,城隍庙的对联来自老广州华光庙里的一副对联,原文为:神本正清法眼厌看惺惺作态奢燃香烛;子非恶俗禅心喜舍默默含情尽泯恩仇。(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意思是说,神明公正清廉,能够洞察过去未来,谁若作恶却假惺惺跑来烧香拜神,那是徒费心机;信众不必拘礼而应诚心向善,以觉悟之心随缘布施,所有的善业上苍都将恩赐福报,助你化解人世间的一切恩恩怨怨和危急苦难。上联告诫世人“诸恶莫作”,下联对之“众善奉行”,以善恶相对,符合大文学家刘勰的主张:“反对为优,正对为劣。”(《文心雕龙·丽辞》)

  

  有人攫取上联将它改为:“神本正清法眼厌看,猩猩作态奢耗香烛。”我认为应该不是流水对。流水对也一样要求对仗。如“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古体对联的对仗只是修辞

  

  广州/陈元胜:贵版讨论城隍庙对联被误读的两封读者来信,我认为值得商榷。左一封,神本正清误作“种本心清”,其实自1月开始的对联讨论,有文博人士、专家意见,都不见有“种本心清”之说(1月25日尚有图片为证)。右一封,不识古体流水对,连近体格律诗都可使用,其实王力先生主编的《古代汉语》(中华书局版下册第二分册)第1456页,所列举流水对例证即有元稹《遣悲怀》诗。古体与近体的区别,学术权威王力先生的《古代汉语》等相关著作皆有论述,并非老夫个人的发明。

  

  古体对联的对仗只是一种修辞手段,并非形式格律上的固定要求。如果误读为近体格律对联,那么庙内所见对联如:“到底果然终有报/赏罚难逃天有眼。 奸邪欲遁地无窝/举头如在切毋欺”岂不都要被误读为“不对仗”啦?!

  

  既非“流水” 又不对仗

  

  广州/江励夫:“猩猩作态”并非约定俗成的成语,若非写错字,而是故意如此,那就是生造词语了,而且在对联中难以解得通。流水对首先是“对”,不仅要求上下句如流水般自然连贯,而且要求对仗。流水加对仗,两个元素缺一不成流水对。以此标准来看,“神本”与“猩猩”何干?“正清”的反面应该是“邪浊”,“法眼厌看”是主谓结构,“奢耗香烛”是动宾结构,皆不对应。既非“流水”,又不对仗。今体诗(律诗)的对仗,出句与对句不能有同字,而古体诗的对仗则可同字,例如“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当”和“先”分别是同字。

  

  对联既可以用律诗严格的对仗(工对),也可以用古体诗那样宽松的对仗。古体诗可以完全不对仗,但对联则不可。

  

  平仄位置颠倒

  

  广州/骆锦辉:“惺”字并非新造字,翻一翻成书于1000多年前的《广韵》、《集韵》就知道。对联并非在汉魏南北朝时出现的,《宋史》第285卷“西蜀孟氏世家二”说:“每岁除,(孟昶)命学士为词、题桃符,置寝门左右。末年,学士辛寅逊撰词,昶以其非工,自命笔题云:‘新年纳余庆,嘉节号长春’。”广州城隍庙的对联,工对固然不挨边,宽对也谈不上。上联最后一字应为仄声,下联最后一字应为平声。检视城隍庙的对联,“神本”不对“猩猩”,“正清”不对“作态”,“法眼”不对“奢耗”,“厌看”不对“香烛”。 上联最后一字“看”为平声,下联最后一字“烛”是仄声,平仄位置颠倒。

  

  没有古体流水对一说

  

  山西大同/韩崇文:《中国对联大辞典》有关“流水对”的解释是:“‘流水对’,即串对。上下两句在内容、语气上如行云流水一样自然顺畅,故名。”唐代王叡《炙毂子诗格》称“流水对”为“两句一意体”;明代赵士哲《石室谈诗》又称“流水对”为“走马对”,意为平川走马,驰骋无阻。

  

  由此看来,流水对有如下几个特点:1.流水对上下联紧密相连,说明一个意思。2.两联间有递进、转折、条件、因果等关系;3.流水对的上下联是不能相互颠倒的。诗有古体诗,这是依照古诗的作法写的,形式比较自由,不受格律的束缚。既然没有格律,也就不讲对仗,应该没有古体流水对一说。

  

  平仄相异 末字不能是仄音

  

  广州/孙祺:对联应该是平仄相异,以仄起七言为例,上联“仄仄平平平仄仄”,下联“平平仄仄仄平平”,一三五不论(平仄可通用),二四六(包括句末字,如五言第五字)分明,平仄不能乱用。不管长联短联,上联末字必须是仄音,下联末字必须是平音。因系直行对联,上联(末字仄音)贴在进门的右边,下联(末字是平音)贴在进门的左边。

  

  “种本心清法眼厌看,猩猩作奢耗香烛”则不成对。抽取句末四字加以剖析:“法眼厌看”,“奢耗香烛”可视为四连仄字(仄仄仄仄)对平仄平仄,不符合平仄相异要求,末字仄音就更离谱。

  

  

  

  

   转自 http://news.ifeng.com/gundong/detail_2011_09/07/8993758_0.shtml

  

[浏览更多内容、参与本帖讨论]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