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理论探讨 >> 阅读文章

【百家联论】《联律通则》该捍卫还是该颠覆?

2011-07-03 14:52:10 来源:中国楹联学会网 浏览:891

   

  

  山西运城 张延华

  

  我与史福德、杨文玄先生写了一篇文章“贯彻《联律通则》中值得探讨的几个问题”,被雾雨先生转发到中国楹联网站上。除了断云依水先生表示支持外,大约就是钢棒先生和巴蜀文雕先生的争吵与对骂,剩下的就是孙逐明先生的逐条按语驳斥。综观钢棒先生与孙逐明先生的观点,已经超出了对一副对联的不同认识,而是转化为对《联律通则》的根本否定。归纳起来,不外乎多年前的“联律取消论”、“平仄不拘论”、“无限放宽论”的沉滓泛起老调重弹。基于对《联律通则》的挚爱之情,笔者不得不回应一下。

  

  该贯彻落实,还是该全盘否定

  

  比起钢棒先生的“通厕”“屁则”来说,孙先生毕竟要文明得多。但语气却又要厉害得多:“《联律通则》只是研究对联形式规则的一家之言,其中值得商榷的问题多多。它的归纳当然有,但也仅仅只有参考价值,决不能当成必须遵守的法律。写对联非得“贯彻”《联律通则》的提法就很成问题,至于“捍卫”的提法更是成问题的。《剖析一副病联捍卫联律通则》和本文,都不约而同地把许多错误的法则当成了对联必须遵守的金科玉律,这是一种错误的倾向,只能对楹联界产生误导,所以不能不予以澄清。”

  

  原来,“为弘扬国粹,我会集中联界专家将千余年来散见于各种典籍中有关联律的论述,进行梳理,形成了《联律通则(试行)》。在一年多的实践基础上,又吸纳了各方面的意见进行修改,制订了《联律通则》(修订稿)。现经中国楹联学会第五届第十七次常务办公会议通过,予以颁发”的《联律通则》竟然只是“一家之言”!且“问题多多”“仅仅只有参考价值”!言下之意,就只有孙某人的观点才是众家之言,才是“必须遵守”的“金科玉律”!

  

  我们认为,第一,《联律通则》的制定,是楹联事业经过多年的蓬勃发展,在广大联友的迫切要求下,顺应时代潮流发展应运而生的必然产物。第二,要不要联律、应遵从什么样的联律,特别是要不要平仄律,多年来确实经过了激烈的争论,能够得到现在的基本共识,实在来之不易。我们应该珍惜这一成果,不敢再乱套了!人心思定,我们再也折腾不起了!第三,《联律通则》当然不是国家法律,但她可以说是中国楹联界在广泛征求各方面意见的基础上所形成的的行规业律。即使是国家的法律,包括世界上所有国家的法律,都不可能是绝对完美无缺的。但既然已经颁布实施,大家就要爱护她、保护她,严格遵守贯彻落实。使她在实践中不断得到完善。假如我们每个人都只把她当做“一家之言”仅做“参考”,“一人一杆号,各吹各的调”唯我独尊各行其是,甚而至于全盘否定,大加挞伐,以颠覆为后快,那么我们楹联大发展大繁荣的大好局面将会糟蹋成什么样子?这是我们每个热爱楹联事业的人都不愿意看到的,都会心痛万分的!

  

  在这点上,我们的立场和孙先生确实完全不同,我们就是要旗帜鲜明地宣称:贯彻《联律通则》!落实《联律通则》!捍卫《联律通则》!

  

  孙先生等人究竟要把对联“正导”到何方?

  

  我们之所以要旗帜鲜明地贯彻落实捍卫《联律通则》,绝不是因为她是某人的“一家之言”,而是因为她是集历史现今大众智慧的结晶,是经得起理论推敲实践检验的科学总结,是中华楹联人共同奋斗的成果。

  

  而孙先生一方面口口声声指责《联律通则》“极端错误”“产生误导”,另一方面却又大肆标榜自己的“正确的对偶法则”“严谨的提法应当是:上下联相对应的字词,或字义〔包括借对义〕相类〔即有相同的义项〕,或〔古典〕字类相同,或词性相同,或语法结构相同,只要满足其中一项即可成对,不及其余。”

  

  我们不妨看一看作为“有识之士”的孙先生“正确的对偶法则”能否经得起理论的推敲与实践的检验?根据孙先生的所谓“充分条件”“不及其余”再加上“数词与形容词可以相对”以及“平仄不拘”的“金科玉律”,在实践应用中究竟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按照孙先生的逻辑推理,“封建主义”完全可以对“瓜果老鼠”——谁能说它们词性不同呢?“小康生活”也完全可以对“三箱桃子”,“八千子弟”也完全可以对“和谐社会”等等,我们真还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什么词语不可相对!就连孙先生自己认为有“局部失对弊病”的“改革”对“燎原”又“何病之有”?因为还有个“或字义〔包括借对义〕相类〔即有相同的义项〕”在后边作“充分条件”“不及其余”的保驾呢!

  

  孙先生为了证明自己的“关于数词与形容词可以相对的问题”,还让大家“换一个思路”:西方曲折语系的语法里是没有“数词”的,对应于汉语的数词,在它们的语法体系里是隶属于形容词的。”

  

  我们孤陋寡闻,不知道孙先生所谓的“西方曲折语系”是指哪个西方国家,还是所有的西方国家?英语算得上是西方语系代表了吧?笔者没有学过英语,不敢妄加断言。为保险起见,专程十多里地到高中请教英语老师。结果是英语里不仅有数词,而且有基数词与序数词之分,和形容词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只是有时需要经过变化后可以同形容词一样修饰名词。除了变化外,与汉语的用法有什么两样?俄语可以算得上是典型的“西方曲折语系”了吧?这一点笔者是有发言权的——毕竟专门学过几年。俄语中的数词分为基数词和序数词,只有序数词才具有形容词性质的词尾,有形容词一样的性数格变化。而基数词不仅没有形容词性质的词尾,而且它还要求名词与它的数保持一致。这又怎么能说是“隶属于形容词呢?

  

  对仗中的平仄果真可以“不拘”吗?

  

  孙先生还有一个重要理论就是“对联是一种俗文学,自古以来根本不存在必须严守的“平仄法则”。古人的偶句创作里,严守或宽松执行近体诗平仄格律的律式联相当多,不讲究平仄的古风式自由对联亦不少见。平仄不拘,不过是一种古风式的自由联而已,又“何病”之有?

  

  先说这““对联是一种俗文学”的结论是否准确。我们不妨抄录一段全国著名教授景克宁先生说过的话:“宏观文史,中华文化内涵雅文化与俗文化两大类别。雅文化是知识阶层创造的精英文化,是文化的智慧高峰。俗文化是百姓喜闻乐见的大众文化,是文化的厚重大地。雅文化在中国文史中如同“水中之龙”与“名山之仙”般的彰显夺目;俗文化在中国文史中如同溶解民心而厚重载物的广博蔓延。登临雅文化精英的智慧高峰,可以思接千载;遨游俗文化的大众广博大地,可以视通万里。而楹联文化中既包含大雅文化的因素,也包含大俗文化的因子,她既是大雅文化又是大俗文化,是中国雅俗文化血缘相通的孪生品种。”景教授概括得好极了!所以我们可以说,对联既是一种大俗文学又是一种大雅文学,是大雅文学与大俗文学血脉相通的统一体文学。只说“俗文学”毕竟是片面的!

  

  记得香港有一位学者曾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就叫做《对联就是对仗的联》笔者与轩峻先生曾讥讽过人家“说白话”。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有点羞愧难当。其实这位先生一语中的道出了对联的真谛——对仗!查《新华词典》对仗一词——诗文中按照字音平仄相对和字义虚实相当做成对偶的语句。由此可知,对偶只是一种修辞手法,而对仗已经变成了诗文特别是律诗与对联的文体要求。统观孙先生的全部按文,只见“对偶”,却从不见“对仗”二字。难怪孙先生忌讳“对仗”二字,原来孙先生一贯是主张“平仄不拘”的!

  

  古风时代还没有“对仗”之说,只有到了律诗时代,才讲究平仄对仗。而对联正是和律诗一样严格讲究平仄对仗的!从上面提到的例子可以看出,如果不讲究平仄对仗,任凭平仄乱成一锅粥,对联会成为一种什么样子!这是我们楹联人愿意看到的结果吗?

  

  最后应当郑重申明一点的是,我们不仅应该敢于坚持真理,我们还必须勇于修正错误!前篇文章中“古人所谓工对,是指实词小类相对”确实不妥,感谢孙先生批评指正。

  

  再一次重申我们的观点,请孙先生回到维护《联律通则》的立场上来,不要再全盘否定《联律通则》了!我们完全可以在《联律通则》指导下平心静气地坐下来研究对联中的各种学术问题,以促进对联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同心同德,共襄盛举!

  

  不当之处,敬请孙先生与广大联友批评指正!

  

  

  

  

  

   转自 河东楹联网 http://www.hdylw.com.cn/bbs/viewthread.php?tid=8836

[浏览更多内容、参与本帖讨论]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