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征联启事 >> 阅读文章

论楹联修辞艺术的特色

2009-12-28 13:09:46 来源:江南楹联网 浏览:1101

  楹联是我国特有的传统艺术形式。它的修辞现象十分丰富、多彩多姿。在修辞学研究领域中,它是一个尚待充分采掘和发展的“富矿”。

  楹联艺术的修辞手法,与其他文艺样式相比,其显著特色可概括为“全”、“精”、“活”、“新”。

  一、“全”。楹联艺术所运用的修辞手法比较齐全,不仅拥有一般文体所常见的修辞手段和方法,而且有些比较少见的修辞手段和方法在楹联中也可以找到例证。清代梁章钜《楹联丛话》中载:“昔契丹使者,以‘三才天地人’属语,东坡对以‘四诗风雅颂’”。梁著《巧对录》又载:苏轼还曾对以“四德元亨利”句。这里,出句是一个数字和三件事物,对句也必须是另一个数字和与之相应的事物,这的确是一个难题。苏轼运用特殊的修辞手法解决了这一难题。在前一对句中,他把《诗经》的四个组成部分“国风、大雅、小雅、颂”中的“大雅”、“小雅”合称为“雅”;在后一对句中,他把《周易》乾卦四德“元亨利贞”中的“贞”,以避“圣讳”(先朝皇帝宋仁宗名赵祯,“贞”与“祯”同音)而删去一字,作成了这两副妙对。《楹联丛话》中还载:“板桥解组归田日,有李啸村者赠之以联”,“其出联云:‘三绝诗书画’”,对句为“一官归去来”。这里,对句援引陶潜《归去来辞》,工妙贴切,把郑燮的特点很好地勾画了出来。“归去来”中的“来”是语辞,这里借用作“来去”之“来”,以便字面上与“诗书画”相对。象这些修辞手法,在一般诗文中都是不常见的,而这里不仅用得新奇,而且恰到好处。

  楹联艺术还有一些由其形式本身所产生的特殊的修辞手段和方法。《楹联丛话》载:“有一县令自题署外大门云:‘爱民若子;执法如山。’实非良吏也。他日有无名子续写其后,成一长联云:‘爱民若子,牛羊父母,仓廪父母,供为子职而已矣;执法如山,宝藏兴焉,货财殖焉,是其山之性也哉?’”这里,运用了楹联可以续写的方法,把贪官污吏原来为自己涂脂抹粉 墨幽中文网 www.moyou17v.com 墨幽中文、标榜自己清正廉明的对联,变成了讽刺和揭露他鱼肉人民、贪赃枉法的对联。

  二、“精”。楹联艺术的修辞手法要求用词特别精炼。楹联篇幅短小,少则六字、八字,多则数百、上千言,但一般只有一二十字,有人赞称为“两句诗”或“诗中之诗”。这就要求言简意赅,词约义丰,具有高度的概括性、极强的表现力。《楹联丛话》载:霍丘县淮阴墓“墓前即祠,有联云:‘生死一知己;存亡两妇人。’”这副楹联寥寥十字,却概括了韩信一生最关键的经历,指出了与他生死荣辱有着最密切关系的人物,包含着丰富、深刻的意义。这里运用了两个数字,“生死一知己”,指出了正是由于萧何的极力保荐,才使韩信被刘邦拜为大将,后来又是萧何,把韩信诱入长乐宫中致使韩信遭杀害;“存亡两妇人”,指出了韩信从军前差点饿死,是漂母救他活命,而最终置韩信于死地的,也是一个妇人——吕后。

  楹联艺术的修辞手法的精炼,修辞效果的强烈,还常体现在各种修辞手段和方法的相互配合和综合运用中。《楹联丛话》中载:“纪文达师府中屡为庸医所误,恨之次骨”,“乙转孟襄阳诗字云:‘不明才(借作“财”字)主弃,多故病人疏。’”这副对联借用唐代诗人孟浩然的诗句“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同时又运用谐音巧成讽刺庸医的妙联。作者在这副楹联中,集中运用了“集引”、“换序”、“谐音”等多种修辞手法,讽刺辛辣而深刻。

  楹联还要求特别精彩。楹联是要“立”起来的艺术,或悬之于厅堂,或置之于案头,供人欣赏评品,引以励人、自励,有的还传之久远,流布四方,因而比起其他文艺样式来,更加讲究语言文字的技巧的充分运用。《楹联丛话》云:“苏州网狮园中有一联云:‘风风雨雨,暖暖寒寒,处处寻寻觅觅;莺莺燕燕,花花叶叶,卿卿暮暮朝朝。’语涉纤巧,而状艳冶之景,如在目前,固自妙丽无匹也。”这副楹联全部用叠字组成,虽有瑕疵,然毕竟是一副妙联,梁章钜对其得失的评价是允当的。广州市翠园酒家是一家由港澳同胞家属和农民合资经营的饭店,一九八一年开业时以鹤顶格征对,得到国内外广大读者的响应,收到三万多条应征联稿,最后经多次遴选,确定的对联是:“翠园迎我宾,数不尽甘脆肥浓,色香清雅;园庭花胜锦,祝一杯富强康乐,山海腾欢。”这副楹联对仗工整,音韵和谐,嵌入了酒家的店名,写出了别具园庭风味的优美环境,高超的烹饪技艺和席间欢乐的气氛,使这家偏居广州一隅的饭店名闻大陆、港澳及海外。再如湛江德邻里有一副对联:“我爱邻居邻爱我;鱼傍水活水傍鱼。”这副楹联顺读倒读意思一样,用语贴切自然,表达了人们团结友爱、和睦相处的关系,思想性、艺术性俱佳。

  三、“活”。楹联艺术要生动活泼。要紧密地结合题旨、情境,选择那些最适宜于表达内容的修辞手法,即使大致同一类型的内容,也必须表现出不同的特点和风格。郭沫若同样是写唐代的两位诗人,题李白纪念馆联是:“酌酒花间,磨针石上;倚剑天外,挂弓扶桑。”用想象和极度夸张的手法,丧现了李白“斗酒诗百篇”的杰出才华和“铁杵磨成针”的刻苦精神,同时写出了他雄奇豪放的浪漫主义风格。另一副题杜甫草堂联则为:“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用贴切的比喻和写实的方法,揭示了杜甫诗作广阔的社会内容和对战乱中人民苦难的深厚同情,同时高度评价了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这两副楹联内容、用语、修辞手法迥然不同,一如两位诗人的不同风格。再如郭老同样是写宋代两位词人,题李清照纪念堂联是:“大明湖畔,趵突泉边,故居在垂杨深处;漱玉集中,金石录里,文采有后主遗风。”这副楹联描绘了李清照故居的环境,概括了她一生的创作成果和艺术特色。另一副题辛弃疾纪念祠联则为:“铁板铜琶,继东坡高唱大江东去;美芹悲黍,冀南宋莫随鸿雁南飞。”这副楹联则突出地写出了他的爱国抱负和气势磅礴的艺术风格。这两副楹联,前者用典少,写得生动活泼,婉约清新;后者取事多,写得激越悲壮,雄伟豪放,又酷似为两位词人立言。综观这四副楹联,写诗人的前两副句式整齐,音韵铿锵,好似两首四言诗,而写词人的后两副句式参差,节奏变化,又宛若两首长短句。

  楹联艺术的修辞手法,还要求灵活多变。一般来讲,楹联在字数、词性、句法、平仄等方面都有比较明确的规定,不能违反。但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往往有所突破,甚至一反常规,成为一种新的修辞手段和方法。一九三六年鲁迅逝世时,北平风沙文艺社挽鲁迅联:“偏偏在战的热望中,鲁迅死了!中华民族要大哭,无产阶级要痛哭,前进作家更是要狂哭;偏偏在降的阴影里,鲁迅死了!帝国主义会暗笑,专制恶魔会狠笑,落后文人也许会惨笑!”这副楹联打破了楹联除某些虚词外要力避同字的规定,在上下联中反复使用“鲁迅死了”,这就突出了挽联的主题,描写了鲁迅的死在国内、国际,在社会各阶级、阶层所引起的强烈反响,表明了作者鲜明的爱憎和无限沉痛的心情,这四字包含了千言万语,痛定思恸!又如明代徐渭有一副楹联:“好读书,不好读书;好读书,不好读书。”这副楹联更是上下联完全同字,用语奇特,如不认真思考,意思令人难以猜详。原来关键在于四个“好”字运用了两种不同的意义和读音。上联是说,年轻时耳聪目明,精力充沛,正是能够好好读书的时候,却不爱好读书;下联是说,待到年老时爱好读书了,却因为耳聋眼花,体力不支,记忆力衰退等原因,而不能好好读书了。当人们一旦明白了这个对联的这一含义后,不禁会拍案叫绝,作者真是把对联用活了,把祖国的语言文字用活了!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