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征联启事 >> 阅读文章

论楹联“流水对”

2009-12-28 12:53:39 来源:江南楹联网 浏览:5135

  对于什么是对联的“流水对”,前人没有作过明确的解说。清末徐珂在所编《清稗类钞·流水联》中说:“对联仅对字面,而命意决不相同者,世所谓流水联者也。如‘木已半枯休纵斧’,对‘果然一点不相干’。‘干’对‘斧’,以虚字作实字解矣,工绝。又有一联曰‘杨三已死无苏丑’,对‘李二先生是汉奸’,以‘先生’对‘已死’,至工。”按徐珂的说法,流水联就是无情对。其实他在说“无情对”一条时便提到过“树已半枯休纵斧”的例子。这与我们今天说的流水对显然大相径庭。

  一种有影响的观点认为,流水对就是复合句。苍舒先生认为,“分析所有的串对,都是以复句要求出现的”,所以“凡是上下联成复句关系的组合,便可称之为串对、顺对、流水对。串对的模式,便是复句关系成联的模式”①。常江先生认为,“串对是把一个意思分成两句来说,像语法中的复句一样,构成各种复合关系,每一句都必须与另一句结合,才能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②。还有的对联读本用不尽列举的方式说明流水对与复合句的关系,例如《绝妙好联赏析辞典》对流水对的解释是:“串对,也称流水对,上下联在内容上或为连贯关系,或为假设关系,或是目的关系等等。如果两联分别独立开来,意思就不完整,或不明白。”③我们认为,这些说法一方面缩小了流水对的范围,把流水对局限于复合句;另一方面又扩大了流水对的范围,让流水对覆盖了所有的复合句。

  “流水对”本是用来讨论诗歌的概念,最早提到“流水对”的是明人胡震亨。他在《唐音癸签(四)·流水对》中说:“严羽卿以刘慎虚‘沧浪千万里,日夜一孤舟’为十字格,刘长卿‘江客不堪频北望,塞鸿何事又南飞’为十四字格。谓两句只一意也,盖流水对耳。”胡震亨的意思是说,“沧浪千万里,日夜一孤舟”十字共为一意,“江客不堪频北望,塞鸿何事又南飞”十四字共为一意,所以就称为“流水对”。流水对者,上下联“两句只一意也”之意。但是用今天的眼光看,“沧浪千万里,日夜一孤舟”一联中,后句是描写的主体,前句是后句的反衬,上下联构成反对;而“江客不堪频北望,塞鸿何事又南飞”一联中,前句是叙述的主体,后句是对前句的烘托,上下联构成正对。这两个例子尽管也都“两句只一意也”(即上下联表达相同的意旨),但与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流水对有很大出入。

  尽管对联的流水对源于诗歌,但是与诗歌的流水对不是一回事。在楹联学里,流水对是一种与正对、反对并列的重要的对仗形式。正对、反对、流水对,是从对联句意的对仗方式着眼作出的分类,这三种对仗方式能包容所有的对联,任何一副对联作品都可以在这三个类型中找到自己的归属。一副对联在联意的对仗上如果不是正对和反对,它就只能是流水对。

  王力先生认为:“所谓流水对是说相对的两句之间的关系不是对立的,而是一个意思连贯下来;也就是说,出句与对句不是两句话,而是一句话。”④正因为如此,流水对的上下联应是“一意相承,不能颠倒”⑤的。可见王力对“两句只一意”的理解与胡震亨的解释有了较大的不同。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王力先生在解释流水对时也并没有特别提到复合句。

  有的对联知识读本在给流水对定义时,也注意到了不把流水对局限于复合句。余德泉先生认为,“串对,又叫流水对,意思是顺连,分别独立出来都没有意义”,有时“不过是一句话分成两半说”⑥。刘振威先生认为,“所谓流水对,就是上联与下联是一气贯串下去的,既不能分割开来,也不能把上下句倒置,好似流水一样,上下是不能倒过来的”⑦。余德泉、刘振威等的解释与王力的说法一致。

  流水对之所以又称串对,就是因为流水对的两联贯串在一起;串对者,连贯为对之意。“两句只一意也”,不但是诗歌的流水对,也是楹联的流水对的基本特征。我们认为,作为与正对、反对并列的一种基本的对仗方式,流水对与正对、反对的根本区别就在于:正对、反对的上下联都是独立表意的,而流水对的两联都缺乏独立性,只有把它们贯串在一起看,联意才完整。

  从这种理解出发,流水对应该包括以下三种类型。

  (一)上下联实为一个单句

  这种情况的流水对实际上就是把“一句话分成两半说”,细加分析,上下联其实是一个单句。例如章太炎挽宋教仁:

  愿君化彗孛
  为我扫幽燕

  章太炎此联构思奇特,大气磅礴,上下联一气贯通。联中“愿君”和“为我”是对仗部位的相应字词,但是二者在句子里的作用却大不相同。从语法关系着眼,“为”字带的宾语是“我”,而“愿”字带的宾语则是“愿”字后面所有的文字(一个连贯关系的复句结构),“愿”字是全联的谓语中心词语。从语意也可以看出,“君化彗孛”绝不是“愿”的本质所在(“彗孛”指扫帚星,如果只看上联而没有下联,则为“恶语”),“为我扫幽燕”(“幽燕”指河北北部京津一带,指袁世凯势力范围)才是“愿”的终极目的。因此此联的上下联实为一句话,不可分割。

  又如孙科挽“四·八”空难烈士(1946年):

  和平民主实现日
  先生精神不死时

  孙科此联是一个判断句,“和平民主实现日”为句子的主语,“先生精神不死时”为句子的谓语。其主语、谓语都是名词性词组,上下联均不能单独表意。

  再如田汉抗战时为佛道教救难协会所题之联云:

  自从悟及如来佛
  又向人间树战旗

  这是副宽式对。从语法角度看,上下联是一个单句。“自从”是介词,“自从悟及如来佛”是介宾词组作状语,下联的“树”才是谓语部分中心词,全联是一个无主句。

  山西五台山望海峰有一副题联云:

  试问本来无一物
  更从何处悟三生

  此联系化用佛教禅宗第六祖慧能的一条有名的偈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副对联如果加上标点列成散文语体,就成:“试问:‘本来无一物,更从何处惹尘埃?’”对其作语法分析的话,“问”是谓语,所问内容是宾语(作宾语的是一个推论因果句)。全联也是个无主句。

  (二)上下联构成问答句群

  这种串对上联发问,下联作答,一问一答,相辅相成,组成联系紧密的问答句群,如果只看一联,则意思不完整。例如周恩来挽张冲:

  安危谁与共
  风雨忆同舟

  张冲,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在抗日战争期间曾代表国民党和共产党交往多年,在第二次国共合作中作过很多有益的工作,于1941年8月11日病逝,死时年仅39岁。周恩来此联用问答式表达了对张冲的沉痛悼念追怀。

  又如无名氏题山东日照天后祠:

  问观音为何倒坐
  恨众生不肯回头

  佛殿里观音像一般设在如来佛背面。日照天后祠里,观音坐在天后背面。佛殿观音多面北而坐,故称倒坐观音。参观的“众生”在绕过佛龛穿过佛殿往里走时,有时不会注意到背面的观音像。这副对联抓住这一点进行构思,“恨众生不肯回头”语意双关。

  徒具问答形式而实际上并不构成问答的对联不属此类,因而不能看成串对。如刘孟伉先生题四川眉山三苏祠其一:

  谁吹孤鹤南飞笛
  人唱大江东去词

  此联的上联“孤鹤南飞”语出苏轼诗作《李委吹笛》:“山头孤鹤向南飞,载我南游到九疑。下界何人也吹笛,可怜时复犯龟兹。”李委为苏轼四十七岁生日亦曾作有《鹤南飞》一曲。下联“大江东去”语出苏轼词作《念奴娇·赤壁怀古》。上下联之间并没有问答关系,它们只是表现苏轼诗词备受人们喜爱,到处都可听到有人吟咏他的作品的情形罢了。此联属正对。

  (三)上下联组成复合句

  上下联组成复合句的串对,两联之间可用关联词语连接。关联词语有时在对联中出现,有时则不出现。而在句子形式上,这类申对的单联多为单句,句式也较短。

  复合句形式的流水对的上下联主要组成三种复句关系:

  1、假设关系。两联之间用“如果……那么……”一类关联词连接,例如杭州孤山放鹤亭联:

  若问梅消息
  须待鹤归来

  此联的上联中已用“若”字表假设。北宋林逋隐居孤山20年,种梅养鹤,不仕不娶,人称“梅妻鹤子”。明人雅其行,于嘉靖年间筑亭纪念他。此联用假设句表达了对林逋的怀思。

  2、因果关系。上下联之间用“因为……所以……”一类关联词语连接,例如广东肇庆鼎湖山半山亭联云:

  到此处才行一步
  望诸君莫废半途

  上联的“到此处才行一步”是下联提出“诸君莫废半途”告诫的原因,上下联如果单独抽出来,则语意突兀,表达不完整。

  3、条件关系。上下联之间构成条件复句时可用“只有……才……”或“只要……就……”等关联词语联系。例如旧时格言联“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方”就是“才”,上下联为条件关系。又如南京雨花台联:

  识得此中滋味
  觅来无数清凉

  雨花台处有泉,唐代陆羽《茶经》誉为“天下第三泉”。此联上下联为条件关系,当用“只要……就……”联系。如果理解为假设关系而用“如果……那么……”联系上下联,语意虽亦通,但是不能充分体现联作者对此地泉水的推崇,不合作者原意。

  流水对上下联的复合关系大致上就是这三种。此外,目的关系的对联也应属串对,这种关系的上下联可以用“……是为了……”连接,这种联语的上联表示行为的方式,下联表示行为的目的。例如衡山方广寺有一联云:“尽把好风藏寺里,不教幽景落人间”。此联所谓“藏好风”不是目的,藏幽景才是目的;藏好风,是怕风把幽景带到人间。此联意在夸说方广寺景色幽美。但是上下联为目的关系的对联在实际创作中较为少见,单独列为一类没有多少实际意义。

  应该特别指出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复合句都构成流水对。按通行的联合复句和偏正复句两大类的分类,联合关系的对联是不可能构成流水对的。

  并列和连贯关系的都不是流水对。并列关系的对联无疑不会是流水对,因为这种联语的上下联平行分列,都各自独立表意,如“长征老战士/文革病诗人”(董必武挽谢觉哉)、“结茅依古树/移榻对青山”(张大千题川南王爷庙)、“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范文澜自题)等就是这样。从对仗方式来看,前二联为正对,后一联为反对。而连贯关系的联语上下联之间虽然具有先后相承的关系,但前一事与后一事仍然是相对独立的,如“爆竹一声除旧/桃符万户更新”、“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春种遍地绿/秋收满场金”等常见春联的上下联都具有连贯相承的关系,但联意分别是独立的。从联意对仗的方式看,前二联为反对,后一联为正对。

  递进关系的对联也不是流水对,因为递进关系对联的每一则单联在意义上都是独立的。递进关系的对联与并列关系的对联在联意的表达上并没有本质的不同,使用关联词“不但……而且……”与使用“既……又……”对于上下联来说没有本质的不同。例如“不但铺垫美/而且坐卧安”(家具店广告联)、“由此登堂入室/任君步月凌云”(鞋店广告联)、“干国家事/读圣贤书”(海瑞自题)、“国朝谋略无双士/翰苑文章第一家”(朱元璋赠陶安)、“求通民情/愿闻己过”(林则徐自题署衙)等,既可以用“不但……而且……”的关联词语连接,同样也可以用“既……又……”连接,两种不同的连接表达的是相同的意思。这说明,递进与并列没有本质的区别,递进关系复句归属联合式复句的原因就在于此。递进关系的对联应属正对。

  选择关系的对联同样不是流水对。选择关系的对联上下联的内容一正一反,也都是相对独立的,二者是正反并列。作者在正反二者之间肯定、支持和提倡正面的,否定、反对和鄙弃反面的,旗帜鲜明地作出一种选择,这正是反对的特征。例如“宁作赵氏鬼/不为他邦臣”(北宋杨邦义自题)、“宁退热官思烂熟/聊支冷俸就清闲”(清金埴赠金兆珑)、“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宋哲元自题)、“宁与凤凰比翼/不随鸡鹜争鸣”(章太炎题新安千唐志斋)、“与其私千万卷在己,或不守之子孙/孰若公一二册于人,能永传诸奕祀”(清鲍廷博自题)、“与其梦中说梦/不如觉里寻觉”(清蒋仁)、“与其苟且偷生,生无足道/非为奋斗而死,死有余哀”(毛泽东挽某同学)等都是这样。选择关系的对联应属反对。

  只有上下联为偏正关系的对联才可能成为流水对,例如前文所述假设、因果、条件等三种关系的对联。但是偏正关系的对联是否都构成流水对,也是值得研究的。例如转折关系复句属偏正式复句,但是转折关系的对联究竟是不是流水对,值得讨论。试比较两副联语:

  虽无彪炳英雄业
  却有忠诚赤子心 (黄药眠自题)

  家无儋石
  气雄万夫 (谭嗣同自题)

  黄药眠联使用了关联词语“虽……却……”来连接上下联,把“虽……却”去掉后,联意不变。此联去掉“虽……却”后,结构与谭嗣同联相同。反过来,在谭嗣同联的上下联之间使用关联词语“虽……却”作连接,连接之后联意也不变。

  这两副典型的转折关系对联的上下联均各自表达完整独立的语意,内容并非不可分割,因此归入流水对与其定义不符。就内容来说,转折关系的上下联联意相对或相反,上联一般都是起陪衬作用,作者要正面表达的内容是下联。这显然是反对的特征。我们认为,转折关系的对联当属反对。

  当我们总是用复合句的眼光来审视独句联的时候,我们还会发觉,这些独句联的上下联大都可以用各种不同的关联词语连接起来。如果能够用关联词语连接的对联就是流水对的话,流水对未免也太多了。实际上,流水对只是“偶然有”的“一种对仗”⑧,它的使用率远不如正对和反对高。例如下面这副格言联,应该是正对、反对,还是流水对?它需不需要用关联词语连接?如果需要,它可以用什么关联词语连接?

  少时饱经磨难
  老来不畏风霜

  我们会发现,此联不论是用“因为……所以”、“既然……那么”、“如果……就”、“只要……就”,还是用“虽然……但是”连接,都语意顺豁;不论是理解为因果、假设、条件关系还是解释为转折关系,都不违背联意。那么,这副对联究竟应理解为哪一种复合关系?究竟是看成反对还是流水对呢?

  我们认为,仅凭上下联之间可连接什么关联词语来判断对联作品属于哪一种对仗方式的做法,只能把我们引入歧途。最根本的办法还是分析上下联之间的联意关系。以上面这副对联为例,上下联的内容是相反的,“饱经磨难”不是好事,而“不畏风霜”却不是坏事。而且,“少时”和“老来”也是相反为对。此联应属反对。至于两联之间用什么关联词语去连接,这在于读者自己。但是不管你把此联理解为什么复句关系,都不改变作品固有的对仗方式。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