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理论探讨 >> 阅读文章

对联合掌之我见

2011-02-22 05:46:03 来源:中国楹联学会网 浏览:3788

    

   对联合掌之我见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中华文字(方块字)精妙绝伦。汉字的一大特点是:描述精准,细腻,排他。每一个字(古代以字为词)或者词语都有其不同的含义,即使是同义字或者词语都有其微妙的不同。古人云:吟安一个字,捻断数径须。其寓意彰显于此。对联的避忌中有一条,避免出现合掌。不才以为,主要指的是对联两比的寓意不能合掌,而不是部分字词不能合掌。

   对联本是以最精炼的文字,表达最丰富的思想内容,是诗中诗,词中词,赋中赋。对联字简义丰,寓意合掌就失去了对联的功用和精华。而部分字词的合掌,却更能体现对仗的精髓。对立与统一是对联的特点和本源。部分字词的合掌并不能造成联意的合掌,而更能从一个事物的两个方面来描述。

   合掌的对联没有内涵,品味欠缺。如:“五洲千古秀;四海万年春。”“大棚长年绿;温室四季青。”这样的对偶就属于合掌对了。前一副合掌主要是,内容单一,词汇一致,寓意浅白,内涵缺少。五洲对四海,同指世界;千古对万年同指时间;秀对春同指赞美。后一副就更容易理解了。

   然而,有些对联,就并非如此。同用五洲加四海对仗,联意所表达的内容深刻的多。如:“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从字面表义上看,似乎也属于合掌范围,五洲对四海,翻腾对震荡,云水对风雷。但是,从联意上看,却并非如此。关键点在于两比的最后一个字:怒和激。四海翻腾是因为云水在发怒,五洲震荡是因为风雷在激励。发怒和激励绝不是同一概念,表达的寓意明显不同。这只是从字面上去分析,这副对联还有其更深刻的含义,这里不作赏读。

   再如:“买卖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买卖对财源,兴隆对茂盛,通对达,四海对三江,意思也是基本相同的。仔细分析,并非如此。买卖是指流通,物流;财源是指盈利,取利的途径,方法。四海对三江也有讲究,为什么不用五江,五湖,五洲?三江除了是人们约定成俗的用语和典故(五湖三江)外,当然也是泛指, ①指东南方的三条江与太湖流域一带的湖泊。②江河湖泊的泛称。按照对联的特性要求,对联的下比应较上比用词重或者平衡,那这一句怎么四对三了?除了是因为字词调平仄的因素外,有没有其他的含义泥?笔者妄猜,物资流通是要通达四海的,而利润小于流通的量是正常的,所谓:薄利多销,货不停留利自生。商品的价值要与价格成正比。当然,价格中也存在市场供给和需求关系的因素。那种搜刮民脂民膏的“欺诈”和“暴利”行为是最终会得到报应的。什么“算(蒜)你狠”“将(姜)你军”“楼歪歪”“房涨涨”等最终也会受到市场无情判决的。扯远了,回归正题。

   对联讲求工,稳,贴,切。实对实,虚对虚。对仗有工对和宽对之分。工对,原则上相对的词要词性和词的小类相同,宽对,原则上也要词性相同,小类宽松。古代划分的“实字”、“虚字”,跟现在的实词、虚词不尽相同。如古代把某些动词和某些形容词归入虚字,所以某些动词与某些形容词相对也是可以的。 在现代汉语中,词可分为十一类:名词、动词、形容词、数词、量词、代词,以上属实词;副词、介词、连词、助词、叹词,以上属虚词。对仗要求,原则上是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以此类推。

  传统对仗习惯,有更严格的要求,又有宽松的地方。更严格的要求是,名词还分若干小类:天文、地理、宫室、器物、草木、鸟兽、形体、人事、人伦等等,一般要求小类相同或相近的词相对。宽松的是,不要求连词对连词,介词对介词,基本上把现在的副、连、介、助叹等虚词看作一类,可以彼此相对。

   回到主题,对联本是传统文化的精髓,是国粹文学艺术。她的产生和发展必然和历史发展的进程和人们日常生活紧密相连。在人们日常用语中,随处可见她的存在:风和日丽,春暖花开,桃红柳绿,神清气爽,虎啸龙吟,龙飞凤舞,张灯结彩,张口结舌,张牙舞爪,飞沙走石,天寒地冻,地老天荒,给力加油,神马浮云......。所以说,没有部分词语的合掌,就没有对联意义上的对仗和工稳贴切。合掌吧,笔随心转。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附录:同义词间的差别:

   1)范围广狭不同。如“人”和“民”,“民”的外延比“人”的小。它的范围是“人”当中被认为愚昧无知的部分。“问、询、访”三个词中“访”的适用范围比较小,通常指君长就重大问题向臣下征求意见。

   2)性状情态不同。如“坐、跪、跽。”

   3)程度深浅轻重不同。如“饥”是一般的饿,想吃东西。“饿”是严重的饿,指的是长时间未进食,受到死亡的威胁。另外,一般的病叫“疾”,病重叫“病”。一般了解叫“知”,深刻了解叫“识”。

   4)侧重的方面不同。如“恭、敬”“恭”侧重外貌,“敬”侧重内心。

   5)感情色彩不同。如“诛、杀、弑”“杀”是中性,“诛”表示杀死有罪者,含罪有应得的肯定意味。“弑”用于下杀上,含犯上违礼、应予贬责的意味。

   6)语法功能不同。如“耻、辱”中“耻”作动词时是意动用法,意思是“以之为耻”。“辱”作动词时是使动用法,意思是“使之蒙受耻辱”。---------------------------------------------------------------摘自网络《汉字的结构与“六书》

  

  

  (备注:本文参考尹贤先生的《对联写作指导》一文。谨表谢意。)

  

  

[浏览更多内容、参与本帖讨论]

 
联系方式:0512-53116122   13773208678 / 13306222345(胡先生)   E-mail:jiangnanyinglian@126.com
江南楹联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0 www.tc139.net 苏ICP备06047567号  技术支持:太仓阿凡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